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关于上山下乡的讨论 (圈外篇)  

2017-02-21 19:11:33|  分类: 黑土地的记忆与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维让:
我没有兵团人的激情。我也不想和我同睡一屋(还有小林)的邦华对话悔与不悔。兵团生活是我一生中的经历的一部分,我怀念那时的生活。更怀念我的同事。我已对青春是否后悔显得淡漠,我却老是被具体的情节重新触动。国家很大,我们在生活中,生活在每一时刻。我会数着当时车组的名字,北京聚会中没有庄晓兵。想起我,家瑞和咪咪一起……。同样我在安徽小三线生活,也有聚会,也讨论军工内迁的是非……

李玉敏 :
在逆境中走过,因为思想,文化,品质不同,每人表现相差很大。个人悲剧有时代因素,也有个人因素,各付各的责,悲剧成就剧作家,逆境磨练人的意志,是铁会磨练成钢。大浪淘沙,同一时代产生不同的人,内因起决定作用。

陆维让:
@林永宁?,大部认同你的说法,有小小的感受:我们到农村是接受再教育,不是《乡村女教师》,传播先进文化。因为知青还包括老三届以外的,即使老三届肚子里有多少墨水?至于那些另有所图的《蹉跎岁月》等电视剧我是从来不看,尤其是写了《孽债》,竟然当上作协副主席,作品被国外一些文人推崇。就像若贝尔文学奖,一些国外文人要我们自我暴露的并非是当时的主流。对于每一位亲历者,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知青也是一个混合体,(就像当时评判写“中间道路”,我们不是红五类(包括假的),也不是黑七类。算知识分子家庭吧,这人群从一解放就胆胆惊惊)。也无法摆脱时代的束缚。另外,那位袁建平是知青吗?若不是,则不应过激对待。商榷。

好多事情的分析不是一分为二,(一分为二就是辩证法?)。世界乃至社会都是多元的不是笛卡尔坐标,是N维,其中包括尚不认知的多维。由此,各所己见,偏此厚颇,才有色彩,世界才丰富。知青的遭遇有异,但和我们的前辈比,小巫见大巫,知青的历史绝不是最突现的,高潮的。

林永宁:
@luweirang? 袁建平是大老袁的儿子。他言语中流露出对知青的溢美之意,我见邦骅的言语有过激之处,遂出来抹把稀泥。

陆维让:
听说许多知青去36团,都是他热情接待的。若真如此,拜托你也只有你这位群主应该跟他打个招呼,言重了。

石明:
从小袁的角度看,知青的到来使北大荒的现代化进程提前了,包括学校里有了层次高的师资力量,因此他赞赏上山下乡。至于对这个运动的评价,无论口头怎么说,只要看看有哪一位还打算把自己的子女送去接受再教育就一下子明了了。

林永宁:
@石明? 这再次证明,是屁股决定脑袋。有研究表明,文革期间是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最快的阶段。不要说知识青年没有文化。从广义上讲,他们把城市的文明带到了农村。从狭义上讲,当时的农村的所谓高中生可能还不及我们这些初中生。记得我曾经给32连的高中生代过课,结果我们那个班,在全团的化学考试中总分第一。

陆维让:
 @林永宁?,知识青年实际上是没有知识的,更无法用知青的知识改变农村。黑龙江尤其是农场是知青条件较好的,江西,插队的,云南的,投亲靠友的。不是想知识用于生产,是如何填饱肚子,明天怎么过。我在工厂搞了个引进项目,去德国培训,体会到差距。我在小三线,与枪炮反坦克武器等接触,80年代我们用的大部分图纸和标准还是苏联的。我知道打珍宝岛(我和刘光兴开车到前进团叉路口驻扎十天,准备拉增兵牵引车)坦克用的火箭筒的改进全过程,也关心常规武器的发展。说了半天,我同意邦华的大部意见。知青的行为是被动的,对社会的贡献与时代对)知青的延误是不可同日而语。你的文章很精彩,却无法勾起我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只是怀旧。可是从人性角度,我是有触动的。本质的实实在在的各人自我的感受,没有表露。实际上我们充满着学生气,根本不知道农村如何。过得还是充满学生气的生活。

林永宁:
@luweirang? 我非常同意你一分为n的观点。对邦骅的大部分观点,其实我也是赞同的。只不过对他的炮灰的论点,我是坚决持不同的意见。人在大部分时间是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的,尤其是在那个年代。但是生活总是要过下去的,是浑浑噩噩,还是振作精神过好每一天。,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我还是赞成积极向上的取向。我觉得我们连的知青,许多都是这样的生活 取向,这或许与插队的知青有所不同。这也是我想把这段生活记录下来的初衷。尤其是看到现在的一大批人在广场上怀念毛泽东时代,盼望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就更觉得应该留下点儿什么,只需,客观地反映当时的历史和每个人的自身感受。是非功过,留给后人评说。

陆维让:
@林永宁?十分赞同!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写出与其他知青更高品味的回忆记实。历史需要这种记实,不需要文学杜撰。更细一点,各届各学校不一样,各年度受社会的影响的思想也不一样。就如住帐篷时,有点为屯垦戍边的志向,人心是稳定的。所以如果真正写出自我的感受是最真实的,最珍贵的。

@林永宁?,向邦华问好!@咪咪?,你和邦华在回京途中遇见的那位陌生人是那方高人?一眼看穿邦华兄非等闲之辈。你还记得当时连里开大会,指导员在大会上说:最近连里青年都在传:团长比连长好当,连长比排长好当,也就是说官越大越好当。接着就批了一统这种想法的错误。难能可贵的是经历了几十年,邦华,血气犹存。我们的棱角都被社会磨圆了。有这种棱角的是不会当班长的。实际上,我们在兵团与其他知青是幸运的。原农场对知青相对重视的,基层干部(就像我们连几任连领导)是有素质的。这些我们也应于肯定和谢意。像赵荣壁(应该这样写的。因为有一次机务队在我们宿舍开会,会前老赵在纸上写了几个字,说谁认识,好多人看后答不上。我说,我也写几个字请老赵认认。实际上我和他都是将自己的名字直行反向书写,mirror)的确在部队受过文化教育。包括我们在850老职工家里看到扛肩牌(即肩章)的照片无法与本人对上号,还有说是被炮弹震成脑震荡的坦克手等抗美援朝志愿军。回来后看了一些资料,许多所谓犯错下放的都在这里,现在想来,我们经受的根本无法与我们的先辈比。为此很难把文革与文革前剥离开来,只怨恨知青运动,或只怨恨文革。问题展开就复杂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