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关于上山下乡的讨论  

2017-02-20 20:35:36|  分类: 黑土地的记忆与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根据 2017-2月“兵团人的记忆”微信群整理

李玉敏:
@老吴?,我是李玉敏,永远忘不了你这个大好人,永远记得我们一起探亲假回北京时你对我的关心与帮助。

于洪顺: 
我提意,哥哥,姐.姐们大家好,以后不要在朋友,同学,战友之间,加个老字,如老刘,老马等等,因为我们不老,我是知青永远年青,以后性名前面加个小字。

吴邦骅:@咪咪?,还记得,当时火车上有人说我至少是排长,可惜当班长都没份。谢谢。

@于洪顺?,青春无悔, 是镀金者的,草根知青的青春让文革让老毛全毁了,这是事实。老了不怕,高兴每一天,就能多活几年,谢谢。

当知青并不光荣,谁是自原去的,谁敢说,北京第一批送知青的火车气笛一响,哭声振天,小林在团知青会上说有60%想回城,受了批,我当时说小林是错了,应该是100%,包括现役军人自已,现在怎样,还青春无悔吗,谢谢。

于洪顺?:我是说,不要老字,说心话早就不想在单位干,看着来气可等到退休了,我们还年青在活二个百年看看中国建成什么样

狄启骞:
@于洪顺?老吴这话对!老了是自然规律,而且我们确实老了。知青没啥可光荣的!上山下乡不是什么好事,十多年连学校都没的上,想想你的老同学蔡洪志等人悲惨的晚年,老毛就是为了自己的权益瞎搞呀!老喽老喽,咱们自己找乐活着,对吗?

吴邦骅:
少強的母亲,居委会夸她把三个孩子都送下乡,革命,邱强母亲回答是我可不是自愿的。这才是说真话,草恨知青的知识,愛情,青春,理想都毁了,这才是真的。

@启骞~焘义爸爸?,这才说的是实话,不能跟着镀金者说假话。

于洪顺:
下乡我不去行哪,父母天天开会后来父亲去39公里五七干校有下乡2个妹妹能忘吗

袁建平:
知识青年下乡的伟大壮举,从某一角度说,是推动了文明社会的发展,是知识青年改变了全中国,东西南北中广大农村地区的人们的从思想,文化,道德行为规范,等等全方位的提升,在历史的长河中,知情是那浓墨最精彩的一笔,知情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的壮举,在我的感觉,知情是最伟大的,知情是最光荣的,北大荒的第二代人对知情的崇敬,此观点仅代表个人角度观点,袁建平

吴邦骅:
放屁。

@咪咪?评论反思我们的过去是很好的投搞,而且我不知那个群一天到晚在干什么。

李玉敏:
你想说就说吧

狄启骞:
@老吴?你好。群里有许多群友我不熟悉,写“知青下乡是伟大壮举”的这位我不知道是谁?但也别说人家放屁,这也是他的观点吗。持这类观点的无非几种人:一是镀金知青,他们一般都是有权有钱的!他们的文章一般都强词夺理、飞扬跋扈,且有点水平,因为跟本不是他们自己写的,是雇佣文妓们捉刀的!二是有些小利获得者,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也会假左,装bi!三是洗脑中毒太深者,反而这类人最能混淆是非、跟着瞎起哄。还自栩别看我们穷,没权没势,可我们爱国、爱党、爱政府,可笑吗?实则可悲呀!

刘大保:
对不起小林和荒友们,违反规矩了。但话从此地引起,有几句话不得不说~
年轻的朋友,你们对老知青的认知和由衷钦佩可以理解,但是——要把作为国家政策的上山下乡和作为政策的客体、下乡的主体的知识青年分清楚。知识青年在无奈和命运的愚弄之下,靠人的主观能动性的确也做出了不菲贡献,但这并不能归功于上山下乡的国策,要说对它的评价,就是邦骅的两个字:放屁!关键是要分清主体还是客体,主观还是客观?就如一篇文章所说的什么‘’丑陋的某某届‘’,也是没有分清主观和客观,一股脑地把一个群体都归到政策那边去了,这样当然不公平。
与此相关有两篇东西,文献性很强,感兴趣可以参考看一看。

吴邦骅:
@启骞~焘义爸爸?,本不想说,因为这个世界快与我们无关了,我们说了也不算数,只因前时看屁孩在那把老毛的多次运动都说成是探索的需要,无数的人都成了该死,真气不过,才想说二句。谢谢。

狄启骞:
@老吴?  是的。聊点实话,一吐为快呀!我前面说的三种人是下三滥,也总得有些有良知的人呀。我们老了,就更不能背着良心说屁话啦!对吧!

吴邦骅:
@启骞~焘义爸爸?,太对了,有些小人靠死人给自己树威,真可笑。

林永宁:
来澳后看了关于上山下乡的讨论,也想说两句。一是下乡是革文化命的必然,不要文化就必然退回农耕社会,知青下乡是为国分忧,是政府无法安排就业的无奈之举。这点我在兵团就一直持这一观点。二是凡事有利就有弊,知青给农村和边疆带去了先进文化,记得我和小耿(孟贵)讲了勾股定理后他说,真羡慕你们有文化知识,我早知道这些,工作中能少走不少弯路。我对文革亦持全盘否定的态度,但就我而言,或就多数人而言,文革消除了我们对领袖的顶礼膜拜。让我们学会了平视这个世界,懂得了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

狄启骞:
哈哈,还是指导员吧,就是会讲话!指导员,我一直很尊敬您,但我是个草根知青,说说草根的话好吗?您说知青下乡是为国分忧,我可真的没有那么高的境界,我绝对是没辙走的!我也问过许多插友,几乎都和我一样。   要说是政府的无奈之举,这我点个赞,它们只要是无奈了,肯定会拿草根撒耙子!再说说您说的利弊,知青给农村是带来了点文化,但远远谈不上先进!恰恰是乱政的那几年,国家丢失了多少先进呀!看看现在的农民,哪个不比咱们先进?除了去大城市做发财梦的,种地的几乎都快成化学家了!什么农药呀、催生呀、转基因呀,比咱们懂得多!至于说文革消除了我们对恶魔的顶礼膜拜,不如说应该是经过了文革,经过了磨难,我们才醒过点味来!老吴说的对,评论反思是最好的投稿!经过文革、厉过磨难的反思,应该就像经历过病痛的折磨,才知道珍惜健康!经受过战争的残酷,才能体会到和平的可贵!!!指导员,这只是我,一位草根知青的表达!但我敢大胆的说,代表了大多数哥们儿!在这里祝您在异国他乡保重身体,吉祥安康!记得常回来聚聚啊!

吴邦骅:
自愿上战场的是英雄,不自愿上战场的是炮灰,不自愿那来的为国分优,高喊自愿的人又早上调,早回城了。那是政府口号,不是老百姓的心身。我看过一个数据,文革十年北京并没有因知青下乡人口减少,而且用家属造单晶硅。怎么是无奈之举。什么原因,看看6。4当届大学毕业生都分出了北京,作法一至。好不说了谢时。

刘大保:
我理解小林讲的为国分忧,还是从客观的角度,他也从来不是唱高调的人。
一般分析之下,从微观甚至中观来讲,知识青年与劳动群众融合,好处不言而喻,但对国家来讲,丧失了十年机遇期,对知青来讲,被迫放弃理想,超额劳动,廉价劳动力,六师师长王少伯有句名言,我就喜欢要知青,给一张两平方米的床就能干活!我毫不掩饰对这句话包涵的混蛋逻辑非常反感。当然,回城后,王师长又谋划一些实业,也成了朋友。而且多少人被迫害,甚至在劳动经验和保护不足的条件下丧失了年轻的生命,我们小林不是还被打成反革命吗。严格来说,政策本身就有两桩罪行,是无可辩驳的。我们这一些人的脚踏实处的地方是,从来没有唱高调,想回城就是想回城,我和班里人说明了,你有本事走就赶快走,我有本事我也走,但是你走不了就得在这踏踏实实干,因为这是一个集体,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没有人有义务替你工作。
就是在这种理念集合下,连里,班里就这样走完了这段命运结合体的路程。但今天看起来,我们的反抗性太弱了点,大面积回城还是沾了云南等地的光。还有一个方面不能不提,老谭,老姜头,老吕还有赵老师,两个老李排长,小耿,脱坯小马,景贤、盼良、作玲……数不过来,没有他们,我们就是二把刀,
连生活也不会。这是非意识决定的副产品,一开始是难以想象的。
从国家命脉的角度,所谓的好处无论如何是掩盖这个政策的背弃国家背弃人民的败笔。
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不可能很全面,不周之处请包涵。但这从另一方面说明现在有必要对包括知青政策等各个方面进行反思。反正我回忆的知青生涯,大致是这样。我看了张抗抗和今天沈乔生的文章,有很多启发,感觉他们比我们思考的深的多。

狄启骞:
@随风而至(大保)?哈哈,没改!还那么圆滑!我们可没说指导员高调啊。只是说说草根知青的感受。连队里的几位老领导、老职工、老荒友我们是一生也不会忘记的!因为我们曾经一起开荒、一起耕种、一起收获、一起劳累、一起生活!至于王少伯之流和我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我们在田间劳作的时候,他只会坐着吉普车,左哄哄的瞎发号施令,记得老姜头就顶过他。说后来他办了什么实业,发了什么横财,我们即不关心也不认可,因为他也不过就是个畸形社会的小宠儿!张抗抗、沈乔生等大学者的深度,我们草根水平低,扎不了那么深,怕淹着!

于洪顺?:
大保你提到师长王少伯,我想起他说的话你们说我吹我就吹了,吹字去了口念欠你们欠我的。二,冬天冻不死牲口,冻不伤人为愿则就这样过冬。3有一年种小麦时期机车下不了地一直到5月份机车才能下地我们播黄豆团里不让播黄豆是师長得指示我们连队没按领导指示办按季节播黄豆播种机放几代小麦沒想到有一天让师长给杳着了,师長说6月播小麦还高产那。到了年全师就咱们连盈利。大保哥你想这个时期领导跟本沒有把知青和自然季节放在眼里

刘大保:
我提到王少伯,是对他们的知青的态度和不懂的农业基本常识瞎指挥的反感,抵制播小麦我也是参与者,配合连长保住了一囤质量级高的小麦种子,大概有100吨之多。后来提到他,是因为他看到知青也是有能量的,找了一些人,才有一定接触,他想做点事,还想着知青,估计生活实际让他对知青也有反思,那时的趾高气昂架势都没有了,念他和我们都是兵团的人,能帮他出点主义就帮一下,如此而已,此一时彼一时吧。他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执行者,也有不得已之处是肯定的。
几句心里话,想说就说了,说完了也就放下了一点念兴,至于旁的人如何看,那是人家的想法,与我就联系不大了。谢谢于兄!

戴舲:
既然群主也"违规"说了知青问题,也看了各位的文章,也"违规"地讲几句。
说实话,对下乡,应从两个层面来讲,从个体说,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那是生命中不可磨去的记忆。在劳动生活中结下的友情,自认为在为崇高目标奋斗中的吃苦耐劳,脚踏实地的奋斗精神都是应该肯定的。但从国家层面讲,这是完全应予否定的政策!试问,古今中外哪朝哪代竟然可以停办教育十年!蔑视知识!不要文明!不要科学!只有毛这样干!更可恶的是打看革命正确的旗号愚弄几亿人。此恶果让中国科学经济落后于世界几十年。对我们当时的所有年轻人,强行中断学习,这亇恶果要影响几十年。它阻止了个体发展的机会,断送那么多有才华的人的前途。我们看到,知青返城后已经处于竞争的劣势,多少人下岗,大多数知青已处于弱势群体。即使有一部分人有了学习的机会,但我们深知自已知识结构的欠缺,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的知识的不广博,我们的外语,错过了最佳学习时机,远远地把我们与世界隔离。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在他看到历史真实的一面时都会有自已独立的见解。我们都老了,我们不愿让我们的下一代继续在……这样中生活。

林永宁:
首先要感谢邦骅,把相关微信的专题,变成了评论我们的过去的文档,我已经把它收藏啦,十分感谢。第二邦骅做的事儿,并没有背离我们群的,而且是十分符合这个群的定义,那都是我们的原创並与兵团人相关。第三我同意盼良的观点,邦骅一改以住离居索群的形象,变得非常Open。最后我不同意邦骅的观点:”主动上战场的是英雄,被动去的是炮灰。”我们不是炮灰,即使我们是做为“壮丁“去的北大荒,但当冲锋号响起的时候,我们之中的绝大多数是奋勇向前的。

吴邦骅:
我们草根都是牺牲品。不会错的。
当你奋勇向前时就是主动了。
可惜上天没有给这机会,都打包回城了。

@林永宁?,我没有变,只是没有进群,我在单位每天都宣讲我的观点,就差没打成右派了。谢谢部分支持。

@于洪顺?,改一下你计意中的错误,当时上面要求下面做到,牲口以不冻伤为原则,人以不冻死为原则,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因为缺棉鞋,己经有人冻伤,我的脚就长冻 疮了。谢谢。

于洪顺?:
兄長可解我记错了,反正他沒把知青当人看,我根生气

吴邦骅:
跟据问答整理        小林说得非常对,我是第一批和小林一起上机务的,当时就4人,是因为档案没到,确实重在表现了。我在上机务不到二年就和小林一起任命为新进二台车的正驾,但我实际当助手期间也就开过30几个班的车,但和王家正一起创造过班次开荒I2O亩(还是130亩家正清楚)的最高记录,当时就想给草根挣口气,看谁行,因地沙车负荷还可以,我开荒用了4速,从没人用过,小树都准确被切断根翻到地里,壹次也没堵过,夜班饭都在车上边开边吃。所以后来说有超过此记录的,假的。    荒地打 纤 4 千米一条直线的创举,带着七台车,都拖IO米圆盘:粑耙地,用z字形45度耙,耙完一流程,地完全被耙二遍,一晚上耙的地望不到边,我命令七台车只能根着我走,都到地头才能转。其它人不用说用过,听说过的也不多,机务二年多,我以政治岐视自动下了机务。急得两连长直跳,董指导员谈了半天,只得到壹张要入档案的辞职天书,最后还当我面烧了,在这最应感谢丁宁宁,我提前和他说:我要下机务,到你这来,不问何原因就俩字,来吧。别人办不到。其中有许多事,说不完,谢谢。

    小林有说错的,就是老赵虽然是车长,因上车第一天第一句就问我,会开车吗,我回答会开,可能得罪了,所以我和老赵一起就开过二天车,和家正到一起开过十几天,但我没有师付,全是看书自学。拖拉机的零件全知道并会调,所以调老袁车当助手,老袁跟我说的,小吴车上所有部位你都可以动可以调,只是动过后告诉我一声,还是挺感动的,因为我只是助手。一直记着,好,谢谢。

     小林还是务实的,我在机务的许多事都把他拉着了,因丁宁宁打指导员的事,陪我一起得罪了机务连长和老职工,背后的处理是:他俩一个出生大地主,一个出生大资本家,找机会让他俩出机务。一样黑五类子女处理。我还拉着他和我打了几个月的马草,也开不成车,他就是比我嘴紧,数于好人堆的。好了,要细写就成书了,谢谢。

林永宁:
@老吴?好像你是坏人堆的似的。

李治波:
@老吴?:您的这段经历我大体知道。当时我们一排是挑马草,和您们一起拿钐刀打草的还有老姚胖子。到了69年的11月下旬,您们这几个穿着黑色机务工作服的人也去了北大林一起伐木。我和林永宁一副杆抬了一个冬天的木头,一直到来年3月下旬才回到机务工作。……

吴邦骅:
@李治波?,谢谢记得,打马草,偷西瓜可写一短文,谢谢。

李治波:
@林永宁?:打了那么多的马草,集中了那么多的大堆。唉,可叹啊!一连一排一班的兵团战士在中午饭烤冻馒头时,跑了火。糊馒头还没来得及吃几口,大火就烧起来了……人员倒是没有损伤,可是马草被烧了几堆。最可惜的是三连的马草被烧光了,那天是刮西北风,全照顾了他们……有利的是第二年开荒咱们连第一,而且是全团大会战……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