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下海、从“九平方”开始:(董建树)  

2016-08-11 17:07:10|  分类: 同龄人的记忆(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一、重回老家那间陋室  
       伴随着上海大开发的洪流,听命于来自故乡的无声而有力的召唤,九十年代初某日,我终于登上了阜阳开往上海的旅客列车,踏上了游子返乡之路。春节刚过,只要没过正月十五,年就没算过完,这是阜阳的民风。今年却不然,地处淮北贫瘠地区的阜阳火车站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候车室内外、站前广场、售票厅四周,到处都挤满了身着冬衣,肩扛行李、候车待乘的民工。他们是前往上海打工的,早早地出行,是为了赶一个好兆头。他们青春的脸上撒发着蓬勃的朝气,期待的眼神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我置身在民工之中,心情和民工们相比更显复杂。这次回上海,我是回家。与民工们一样,我也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肩负着全家的使命,我要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营造一个能改变自己命运的谋生手段。和民工们不一样,我又充满了伤感:阜阳是我的第二故乡,在那里我工作、学习、生活了十几年,阜阳人的淳朴厚实尤使我恋恋不舍。
      我回上海重新开始的工作是试桩静压测试。这是在一间九平方小屋里起步的。在那里我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般的人生转折,开始了自主创业,下海谋生的历程。
      九平方——方方正正,是一块豆腐干大小的立锥之地。这是我姐夫单位里增配的帮困住房。该房系老公房,六楼加层,朝北背阴,光线昏暗,坐落在上海内环线以里闹市区。煤、卫独用是它唯一的优点。差不多整个九十年代,我家就是在这间毫不起眼的局促小屋里度过的。


      上海有一句家喻户晓的老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这曾是老上海人头脑中根深蒂固的观念。一直以来,浦西市场繁荣,经济发达,而浦东大开发的巨轮刚拉响汽笛,才扬帆启航。晚上站在外滩黄浦江畔向两岸眺望,一边是十里洋场,华灯初照,万家灯火,繁荣辉煌;另一边黑幕般的昏暗已有改观,朦朦胧胧的夜色下,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灯火,彷佛高悬在晴空中的繁星。稀疏连绵的灯火将要连片尚未连片,呈现出淡淡的桔黄色。
       面对汹涌澎湃的开发大潮,先知先觉者凤毛麟角,而普通市民的感觉往往是迟钝的,大多数人还没有感悟到这场举世瞩目的大开发将会给千家万户的生活带来千载难逢的生机,人们照常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悠然自得地过着各自的小日子,行动也往往会慢一拍。这就跟买房一样,当初上海市民的住房紧张是全国有名的,房改方案虽然在1200万上海市民中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真正考虑并打算买房的市民却寥寥无几,人们还沉迷在福利分房的美梦之中。想买房的市民,房价便宜的时候,工资也低,一些人无奈的选择了等一等,等涨了工资有了点积蓄,房价却无情地跳了个台阶,只能再等一等,周而复始,这是一场你追我赶并不公平的競赛,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于是因各种原因没能及时买房便成了许多市民终生的痛。当初,我便是迟钝大军中的一员。如果说九平方是一个温馨小巢,这丝毫没有夸张,这是我在以后的蜗居生活中切切实实感受到的。
       从知青下乡的第一天起,我先到北大荒,成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名战士,后通过读书,成为齐齐哈尔铁路局的一名铁路员工,再费尽波折調到大型国企安徽阜阳纺织厂,解决了五年分居之痛。俗话说:“有得必有失”,已到中年的我,无奈地丢掉了所学的铁路专业和个人前程,一切从零开始,与17-18岁的学徒工为伴,从事一项完全陌生的,繁重的织机保全工作。换来的是亲人的团聚,和一个温馨小家十几年安宁,平静,美满的生活。知足者常乐,我从不奢求生活,我不曾想过哪一天还会离开阜阳,也不奢望能够举家返回上海,回到我魂牵梦绕的故乡。因为在上海,像我这样的游子早已一无所有,赖以立足的住房问题便是横在我返乡路上的一盏禁行红灯。作为大型国企,阜阳纺织厂仍在夜以继日地运转着,还没有呈现出衰败的迹象,在这平凡安静的日子里,我考上了电大,全脱产三年,读完大专课程,早早地离开了繁重的织机保全班组,开始从事生产管 理工作。此时我工作顺心,心情舒畅,没有丝毫烦恼和压力,两室一厅的住房,宽敞明亮,十分满意,三口之家,生活和美安逸。
       然而,生活之于我们,并非是一种自由,一种完美,人生之路通常会画出一条意想不到的轨迹。上海下放知青可有一名子女落户上海的消息一传到阜阳,知青之间顿时一传十,十传百,如春风拂面,瞬间温暖了心田,早已熄灭的希望之火又被重新点燃。可是尚为年少的独生女一人回沪,将如何立足,如何成长?如何去面对复杂凶险的大千世界?一家人再次分离,父母的责任何在!如果冒然放弃,我心有不甘,对女儿也有失公允,毕竟上海是全国最大的经济文化中心。一颗纠结的心促使我重新审视并选择余下的人生。回想起1968年9月7日离开上海的那一天,当时才21岁。我匆匆地告别了生我养我的这片热土,告别了息息相依的亲友,告别了朝夕相处的上中同学,满怀激情地奔赴农村的广阔天地。满载知青的列车风驰电掣般向北奔驰,夜幕降临,一路高歌的知青终于安静下来。咔嚓,咔嚓,咔嚓,咔嚓——车轮与铁轨碰撞的碾压声,不停地有节奏地回响着,前方黑洞洞的,前不落村,后不着店,彷佛永远没有尽头,这是一次没有返程的人生旅程,历时二十多年,待我想到要返程的时候,我突然发觉自己已沦为故乡的游子。离家的时侯,年轻朝气,没有牵挂,独身一人,有一股勇往直前的冲劲,即使常有朦朦胧胧的感觉,但有信念的支撑,总以为跟着体制走没错。如今,已过不惑之年,为了一家子的未来,我毅然抛弃了体制内温馨安逸的生活,扔掉了捧了二十几年的铁饭碗,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个体创业之路。用当下时髦的说法叫做下海。浩瀚的市场之所以称之为海,是因为它和大海一样波涛汹涌,深不可测,难以驾驭。一开始就到大海里游泳,会不会呛水已不重要,因为喝几口苦涩的海水在所难免,这是我从未体验经历过的选择,是一旦选择便只能朝前不能后退的选择,它关系到我一家子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和命脉。所以虽然感到两腿沉甸甸的举步艰难,但敢于拼搏,永不言败的秉性激励着我,上海日新月移的变化鼓舞着我,彷佛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在向我召唤,引导我汇入到上海大开发的洪流中去。



      现在看来,我这个微不足道的无名小卒,无疑是幸运的。人生的不同阶段常会有不同的憧憬与向往。此时一个男人肩负的责任便是全家的柱梁。头脑中高尚、理想的色彩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脚踏实地的现实。我心系小家,期待着用双手,用勤劳去构建心中美好的生活蓝图,这种最实在、最原始的努力恰恰在无意之中踏准了时代的步伐,融入了时代的潮流,与时代的最强音产生了共鸣。
      在上海打拼的日子里,我大哥和姐姐的帮助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姐姐家住房也很紧张,好不容易才增配到一间九平方小房,知道了我的想法后,二话不说,立即无偿地把房子腾出来,交到我手中,使我得以站稳脚跟,在上海有了最起码的立足之地。当我把最必须的生活用品和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旧家具从阜阳运回上海,望着在九平方小房里刚刚安顿好的小家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张4尺半双人床,一只床头柜,一只栗壳色五斗橱,一只小巧的独脚方桌,两把靠背椅,都是十几年前结婚时在上海凭票购买的,油漆依然光亮照人。它们伴随着我在外地绕转了一圈,如今又随同它们的主人奇迹般地返回到了出生之地。为了营造些温馨的气息,增添些暖色调,我还刻意在房间里铺设了一块深红色地毯。姐姐只比我大三岁,但她和大哥一起,却早早地就挑起了全家的生活重担,从童年至今,姐姐始终照应着我,在我心目中,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姐,如今都快奔五的我,还要姐姐操心,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此时说一声谢谢已属多余,油然升起的感激之情只能深埋在心底。
      说到创业,谈何容易!自己身上有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最清楚。当时,处于大开发中的上海正需要大量年轻、高学历、具有前沿热门专业知识、社会急需的高端人才,所有这些条件我都不具备。我以前在国企从事的大多是政工或生产管理工作,虽然也干过几年销售和采购,但时间较短,涉水不深。好在多读了几年书,基础知识尚在,使我得以尽快熟悉并胜任自己新创的工作。
      立项是最难的!当时的大上海简直就是一个噪杂热闹的大工地。如果你站在原地向四周随意张望,百米之内你总能看到一个外墙封闭,已被围起的建筑工地,高高耸立的打桩机日夜不停地运转着,传入耳际的是一声一声沉闷而有节奏的打桩声,随处可见的运桩平板车、橄榄车(水泥搅拌车)、不同吨位的大吊车穿行在大街小巷,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94年初某日,大哥叫上我,来到了他咨询的浦东M工地试桩 现场。大哥是同济大学教授,所学专业是地基基础和上层建筑共同作用专业。M工地的试桩任务是甲方全权委托我大哥做的。他把我叫到现场实在是用心良苦。那天我跟随大哥一起值了一个夜班.。M工地在建的是两栋二十几层高楼,要检测三组试桩,今天检测第一组。沉重的大型桩架已经吊装到位并安装完毕。大哥带着我,首先绕着桩架对白天的安装工作进行了认真仔细的检查.“锚桩上的每根钢筋与试桩桩帽之间的焊接牢度是关键”大哥蹬下身一边逐根检查钢筋的焊接质量一边对我说。同时把试桩的力学原理阐述了一遍。然后带着我转到试桩前,查看千斤顶、高压油管和超高压电动油泵的连接接口,确保连接正常后,启动超高压电动油泵,查看油路是否渗漏,仪表显示是否正常;接着我们安装位移传感器,检查电测位移计是否正常。检查结束后,大哥手指着试桩架告诉我:这套设备是一个个体小包工头的,我把试桩任务交给他,他必须在规定的日子完成大设备的运输、进场、装卸、焊接、安装、调试,并按国家规范进行检测,然后把第一手原始数据和曲线图交给我。由我对原始数据进行整理、分析,最终向甲方提供完整的试桩检测报告。那天晚上,大哥特意带着我亲自检测,使我对规范应用、数据采集、机器操作、一般问题的处理有了初步、大致的了解。
      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这是我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整整忙碌了一晚,我也整整兴奋了一晚,没感到丝毫倦意。天亮了,迎着初现的晨曦,我伸展开双臂,深深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顿感神清气爽,头脑中立项的思绪渐渐地清晰起来。


      拉起一支队伍自己搞小实体——这是几天来深思熟虑后产生的设想,然而要真正付诸行动却举步维艰。资金问题便是横在脚下一道很难逾越的坎。从别人手里盘下全套试桩设备需要总投资二十万,这在94年初,对一个普通家庭而言,是一笔难以企及的巨款。以前在国企工作的二十多年里,满打满算全家的的总积蓄才二万元。面对巨大的资金缺口,我大哥最终安排由两人进行投资,一个是亲兄弟我,另一个是他在芜湖荻港船厂工作的内弟。投资款由两人分担,资金压力一下子减轻了许多,另外大哥还借给我们每人一万五千元,同济大学生产的tjc-12电测位移计,也是由大哥联系,先使用后付款。处理完这些事后,大哥才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你们俩境遇相似,现在我一手提一个,只是帮你们把架子搭起来了,真正运作起来还要靠你们自己。期间还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投资也会有风险,而业务量的多少是你们这个小实体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
      我还有二万元投资款的缺口没有落实。无奈之下,我选择了我最不愿选择的办法——分别向二位好友借款。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向朋友借款的经历。当我把借款的想法分别告诉二位好友后,没想到他们的回答竟然惊人地相似:“老董,没问题,不要当回事,祝你创业成功。”至今我始终感谢这两位相处几十年肝胆相照的好友,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和帮助,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它们撑了我一把,帮我度过了难关。
     小小实体终于可以信心满满地投入运转了。可是万事开头难,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业务,第二个星期过去了,仍然没有业务,第三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业务。我焦虑地待在九平方小屋里,如同一只精力过剩的困兽,踱着方步,寸步不离地守在电话机旁。老天爷似乎在故意考验我们的定力,试桩设备静静地躺在朋友无偿提供的部队基地里。这可是惜时如金的年代,时间就是效率,时间也是金钱,我们实在耗不起啊!
      等待是最焦心的,但也包含着希望。94年6月5日,我们终于接到了第一批静压试桩任务。从浦东到浦西,连续测试了十来栋高层建筑总共13组试桩.,跑了六个工地,我大哥接了2组,其余11组是大哥联系了大学里的其他教授,由他们直接转包给我的,从此他们也成了我的第一批常客户。这些大学教师,除了要在教室里授课讲学,完成日常的教学任务外,还要走出校门到工地现场搞技术咨询,这是学校鼓励并大力提倡的,也作为学校考核教师的一部分,教师们普遍 感到有压力。技术咨询既有市场需求也是教师们搞创收的一条有效途径,所以教师们虽然很幸苦,但也有一定的积极性。我们这套试桩设备能够承载的加压吨位通常在150—660吨之间,660吨基本已达极限,如果吨位再高,就必须换更大的设备。顺利测完4组试桩后,桩架转场到第三个工地——三丰工地。三丰工地位于外滩黄浦江边,附近有英国领事馆,不远处便是外白渡桥,地处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一期工程测试两组试桩,是由我大哥承接的。由于承建的办公大楼楼层较高,要求的测试吨位刚好是660吨,处于极限位。这对我们而言,既是挑战,也是考验,更是积累施工经验的最好机会。6月13日傍晚,一辆10吨加长平板车(主要装集装箱和桩架主梁)、一辆2吨货车(装桩帽等辅助设备),一辆12吨汽车吊,浩浩荡荡地驶向三丰工地。工地内几台打桩机正在赶工时,昼夜不停地运转着,水泥搅拌车时进时出,频繁地在工地和水泥基站间奔忙。一场中雨刚刚停歇,工地内泥浆横溢,道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一片狼藉。从大门到试桩的距离约80米,我们穿着高帮雨靴走下车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察看着眼前的道路。汽车司机看完道路,对着我直摇头。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我和吊车司机单独商量:由10吨平板车尽可能地朝试桩处开,能开多远就开多远,直至轮子陷到泥坑里无法动弹为止,然后用吊车把试桩架先卸下来,让平板车先开走,再一点一点地采取蚂蚁搬泰山的办法把试桩架分几次吊运到试桩旁进行安装。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但吊车司机的工作量却增加了几倍,我们用小费进行平衡,这是当时建筑工地的潜规则,也是这些司机们应得的劳动报酬。那天晚上的吊装,我和民工们脚踏着泥泞,冒着重新又下起的蒙蒙细雨,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一直持续工作到凌晨4点才告结束。因第二天还要继续工作,我吩咐民工们赶紧回家,抓紧时间休息。我们扛着自行车走出工地。跨上车,朝着各自回家的路,飞一般地消失在最初的晨曦里。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