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被”激情燃烧的岁月(1)  

2016-03-11 12:37:03|  分类: 后北大荒时代(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从2016年荒友聚会李新华发言说起
        在组织2016年荒友聚会时和李新华通电话,她说她在整理日记时发现了老姜头给他的信,还有我、苗素臣、鲍际平等人在1972年、1973年写的诗歌和群口词等,言语之间略显激动,她说她非常珍惜那一年代的回忆,并想组织大家写下当年的经历。我建议她在荒友的聚会上与大家共享40多年前曾经的激情与青涩。
       刘大保因身体原因未到,特发短信:“各位荒友,今天有不巧,不能参加盛会,心向往之而不能至,谨向各位敬祝新春快乐,猴年顺畅!向各位敬酒一杯,请小林代为与大家一起畅饮,他日有期相会,痛饮不醉方休!”
      其它未到的荒友和沪、津、哈、齐等地的荒友也托人带来他们的祝福。
      李新华在聚会上朗诵了这些作品的及姜副场长给他写的信,由于时间关系,大部分的内容并没有在会上与大家分享,但是她留给了我这些作品的复印件,托付由我继续完成她的分享。
 “被”激情燃烧的岁月(1)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曾任副指导员的李新华首先念了老场长姜振兴给她的信,接着朗读了鲍际平、苗素臣、林永宁在北大荒黑板报上写的诗歌和群口词。
       
       姜振兴给李新华的信是这样写的:
新华同志:
  你好!你给我的信早就收到了,因为我的工作较忙,拖拉没有给你及时回信很对不起。
  关于你这次工作调转在我心目中好像少了一个创业人一样。一月份32连丁宁宁调回北京教学我也很想念他,凡是我每到32连或见到32连的同志现问一问你的通信情况和工作岗位,这次接到你的信,使我更清楚了。
  新华同志,你过去工作是很热情的,劳动一贯能带头,希望在新的岗位上还要保持那种本色。
  关于咱们这里情况还和过去基本是一样的,今年我们团计划播种25万亩,亩产百余斤。基本建设上面投资50万元,但是大家还有把63团搞好的决心。有个不同的情况就是我们今年搞了农业学大寨的四个重点连队,其中有1、9、21、32连,这四个农业学大寨的重点连队又是我们团评工记分的试点连队。现在这四个连队的劲头都很大,预计今年在生产建设方面能比去年好。现在已有三个连队进了工作队,32连是政委挂帅带着几个股长的。现在在搞批林批孔,不久就能把生产备耕高潮开展起来。
  以上先是谈一些大体情况,如有新的发展再向你写信吧!
                                     姜振兴
                                           74、2、15日
     “被”激情燃烧的岁月(1)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这封信提到李新华和丁宁宁两个66届老高三的北京知青,他们不仅是连队的佼佼者,还是在校期间的学生党员,若不是赶上文化大革命,他们可能被派往法国留学。文化大革命带给他们的,首先是父母的被打倒,接着便被激情燃烧的岁月挟裹去了北大荒。丁宁宁因父母“问题”,还是经学校军宣队长点头后才得以来到那光荣的屯垦戍边岗位。
       记得那是北大荒过年前的一个傍晚,大部分知青已经回家探亲了。冬日的黑夜来的很早,为了省油,大家借着窗外的余光聊天,无所事事地等候着新年的到来。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急匆匆地推门而进,大家定睛细看,竟是刚刚回北京探亲的丁宁宁!大门前的公路上一整天都见不到一辆车,他是如何回来的,为什么刚回北京就又急匆匆地返回连队?带着这些疑问,丁宁宁马上成了焦点人物。
      原来他刚回北京,就得知北京由于文革造成的教师紧缺,特招一批老三届高三的知青回京教书,得此消息,他立马返回北大荒,行至师部,根本找不到一辆向东开往乌苏里江方向的车,但是这阻挡不住他向自己目标前进的脚步。于是他撒开双腿、马不停蹄、顶风冒雪一百多里地返回连队。对于那时的知青而言,除去走后门当兵离开北大荒的极少数人外,回城几乎是天方夜谭,丁宁宁可以说是我们连队不靠关系返回北京的第一人。
      后来,连队开始推荐工农兵大学生,丁在连队的女朋友有幸被推荐上了北京的大学。连里的老职工是善良的,他们不愿毁掉这美好的姻缘。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二人在北大荒出色的表现,要知道,那时的“贫下中农”可是一言九鼎,他们不发话,想离开北大荒也难。
      之后的知青们就开始通过各种手段陆陆续续返回自己所在的城市,连队的知青越少,剩下的人思乡之情愈烈,白天工作繁重,依旧在玩命地干活,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够放纵自己的大脑,怀恋京城的亲人,思虑自己和自己的后代是否真的成为 Farmer?盘算用什么办法能够返回自己的故乡。辗转反复,几乎夜夜如是。
      这种噩梦直至回城后亦久久挥之不去。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曾经的兵团战士李坤在她的《灰色的记忆》中是这样写的:
    ”我离开连队有30多年了,但有一个灰色沉重的梦重复不断地做,挥之不去,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梦境缠绕困惑我几十年。
       要下雪了,铅灰色的天空云又厚又重低低地压在我的头上,天出奇的冷,林间雪地上有牛车马车压出来的曲曲扭扭的车辙,我独自一人踩在压实的车辙印上,深一脚浅一脚,犹豫迷茫漫无目标。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刮过树梢发出阵阵的哨子声,下雪了,前方一片迷茫看不清路,而风夹着雪花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这时身后响起一个冰冷而沉重的声音:你要留在这,永远留下来!我打了一个冷颤,惊醒过来,心悸发抖,浑身冰冷湿透。
      这个梦一年一年重复做,让我困惑不已。我已离开北大荒几十年,为什么总重复同一个梦呢?“
      我想许多知青会像我和李坤一样,经常做着各自不同版本的”灰色的记忆之梦“吧!
      
     今天,当我们重新聚在一起,每人拿出当年近3个月的工资,在美味佳肴、交杯换盏之中回忆自己青春,感叹世风日下的时候,又有谁真的愿意再去过当年的日子?
      我们可曾想过,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还是一个”被“激情燃烧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