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曾经的碾子山  

2015-06-16 13:16:40|  分类: 后北大荒时代(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看荣生老弟视频有感

    昨日,荣生老弟将其在齐齐哈尔碾子山区拍摄的视频传给了我(下方) 
       看着照片中这些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面孔,见到视频内的碾子山高楼成群,绿荫满山的样子,颇为感慨,不由想起曾经的碾子山。
        大概是在1975年夏天,我当时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2团32连当副指导员,按照上级的安排,我被派往齐齐哈尔市接收来我团的知识青年,大约在碾子山住了两个月,我们从齐市“倒腾”了整整两个专列的活人去北大荒,可以算作名副其实的“人贩子”。
      我们团接收知青的领队是军务股的范股长,大高个,直脾气,热心肠。下面的成员有团委的吴贤敏、3连的张雅杰、21连的郑田芬和我。
      齐齐哈尔城市不大,那时逛街的去处只有龙沙区的一小段商业街,还有一个动物园可以看看。有一段顺口溜来描述那时的齐齐哈尔的动物园和商业街和:一只狗熊两个猴,一根冰棍走到头
     齐齐哈尔城市很大,昂昂溪、富拉尔基、华安三个区距离齐齐哈尔市中心的距离都很远,通常的交通方式是乘坐火车。所以我们这个接收小组的四、五个人驻在不同的地方。
     昂昂溪和富拉尔基是中苏蜜月期建设的重工业基地,而碾子山变成齐齐哈尔的华安区是因为在这个地方修建了一个名字叫华安的大兵工厂,而它的地名依旧叫碾子山 —— 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名字
     范股长不太喜欢小吴,说他是个书呆子,让他一个人长期驻守在齐齐哈尔市内,主要充当与齐齐哈尔知青办的联络员,张雅杰就是齐齐哈尔知青,家在富拉尔基,所以基本上住在家里。我同范股长则长期驻在华安厂的招待所里,占据着这里唯一的一个大套间。
      那时的碾子山确实很乡土,我们所住的华安厂三层的招待所,可能是这里除去厂房外最高大建筑。家家户户房间内没有多少摆设,见到最多的是那些盛放炮弹的箱子 —— 外国有个加拿大,中国是个“大家拿”。
       我们的房间开始几乎天天门庭若市,大部分是家长陪着孩子问这问那,问吃住的事情最多,当听说北大荒的馒头可劲造的时候,看得出许多人露出羡慕的神色。 
       当第一列载满知青的列车开赴建三江后,我们的房间里骤然冷清了。我知道,这是仍留在城里的人在等着先去同学们的回信,告诉他们“螃蟹”的真实味道。  
       这段时间事情不多,我们会去雅杰家中做客,或结伴去爬碾子山,坐在山顶的大石头上,俯瞰山脚下铺满平房的城市。
曾经的碾子山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当然我还想去探望住在铁锋区车辆厂宿舍的小姨一家,顺便去市内看看“一根冰柜两个猴”的街景。在碾子山的自由市场,当范股长知道我想给小姨买些蘑菇时,他马上建议让我先走,我俩装作不认识,我去砍价,他再过来敲边鼓。买到蘑菇后没几天,他就派我一趟公差,让我“进城”探亲。
      更多的时光是在碾子山的招待所里陪着范股长下象棋或阅读从厂里图书馆借出的书籍。
      别看范股长个子高大,心眼却不大,倘若当着外人的面赢了他一盘,他会不高兴好半天。知道了他的脾气后,凡有外人来的时候,我都会谦让些,时不时提醒他我下一步想怎样走,或让他多缓几次棋。这样即便我回回输棋,却不会太丢面子。     
       当然,在没人的时候,我也会伺机报复一下,这时的范股长就像孩子一样,看着这盘棋已经不行了就痛痛快快认输,好立马重新摆上棋子再战。 
       当第一批去兵团知青的家信陆续寄达碾子山后,我们的房间里再一次热闹起来。下面照片中的许多人,我应该在那时便认识了。还记得有一个叫邵国滨的知青,因为脾气暴,打架犯了点事,家长带着他来这里几次,央求我们把他带走。后来我专门把他安排在我的连队,他到北大荒后就没再犯过事,因为表现不错,又有把子力气,不久就从农工班调到烘炉去轮大锤、学打铁 —— 浪子回头金不换。  
曾经的碾子山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谢谢荣生在这些相片上标了名字,否则真的认不出谁是谁了。当年的小点子发福了,郭德坤和李权还是那么精神,似乎还长高了一点,李兆贵当年就显得有些老成,现在依然没太大变化。
曾经的碾子山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坐在当中的月梅弟妹应该是这里的大姐,毕竟是69年去北大荒的,6年后下乡的碾子山知青,看着确实更年轻一些。
曾经的碾子山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岁月不饶人,白发出现在我们的鬓角,皱纹爬上了知青的额头,大家再一次围聚在一起 ——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