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北大荒记忆 . 秋收(上)  

2013-10-11 23:10:29|  分类: 北大荒的日子(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的夏天是短暂的,刚刚忙完麦收不久,场院上的商品粮还没有全部运到国家粮库,秋天便悄然而至了。北大荒迎来了金色的秋天 —— 她一年中的第二个收获季节。

       在传统的北大荒作物中,排在第一位、面积最大的当属小麦,接下来便是大豆。麦-麦-豆的轮作方式在北大荒沿袭多年。再往下数便是玉米,至于高粱、谷子一类的杂粮种植的面积很少,主要是用以调剂口味。同“我的家在松花江上”所唱不同,秋天,广袤的三江平原没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满眼是“一望无际的大豆玉米”。

        刚到850农场的第一次秋收,大豆和玉米的收割主要靠人工,其拾禾、脱粒交给康拜因完成。

       秋收大忙季节,队上全部劳力倾巢出动,收玉米时,前面的一拨儿人每人肩膀上一个背篓,负责下棒儿,中间的一拨儿接着将玉米杆割倒堆在一起,最后面的一拨儿将玉米棒子和玉米秸分别装车,环环相扣。队上的马车、牛车和拖拉机拉着的拖斗车全部出动,从田间将玉米棒子运到场院,将玉米秸分给各家各户当柴禾,其余的留给猪马牛羊做饲料,也会全部拉走。收割完的玉米地里清清爽爽,垄背上只露出留着斜茬的玉米杆,倘若不下心踩在上面,没准能刺穿你的鞋子!

        收玉米的时候,许多家里的狗也跟了来,在玉米地里时不时还窜出老鼠、兔子、黄鼠狼、野鸡、、、北大荒的狗拿耗子不是多管闲事,捕捉其他动物更是他们份内的差事。一旦发现猎物,狗们便蜂拥而上,除了带翅膀的抓不着,对地上跑的,狗群几乎没有“失嘴”的时候。捕到猎物的狗会摇头摆尾地将猎物叼到自己的主人面前,在群狗众人面前,此刻的狗和他的主人都显露出一副颇有成就感的样子。我们知青也养了几条狗,其中有一条名叫“哈利”的瘦狗,在一次猎物追逐中战胜了连里老职工的一条号称猎狗出身的壮狗,抓住了一只黄皮子(黄鼠狼),让知青们也露了一次脸。

      其实这是“哈利”捡了一个漏儿,一直跑在它前面的“壮狗”被黄皮子的臭屁熏了一下,退缩之际,紧跟在后边的“哈利”便得手了。壮狗的主人是一名老职工,跑过来问知青要这只已经被咬死的黄皮子,知青们不给,双方还闹出些小误会,后来这位老职工说明原委,是想用这只死的黄皮子训练他的具有猎狗血统的壮狗,于是满天的乌云便散去了。那年头的血统论不仅适用于人,同样适用于狗。

        割大豆便不似收玉米这般热闹了。上工到了地头,大家一字排开,每人割一条垄。割得快的人开趟子,割下的大豆就放在自己脚下的那条垄背上,他的两面各有一人,将割下的豆棵也放到同一条陇上。有些人到地里一猫腰就蹭蹭蹭的干起来,不到地头不直腰。也有些人,隔个几分钟就得直直腰,不一会,原本一字排开的阵形就散开了,在上千米长的大豆地中,你的前后左右见不到几个人。憋着劲冲在前面的人组成这场马拉松比赛的第一梯队,倘若谁第一个冲到终点,同样具有拿到冠军的感觉。冲到地头的第一梯队通常会在原地休息片刻,然后杀回马枪,去接应那些仍在途中割豆子的人们,这时人群又渐渐汇聚起来。见到援兵到来,在后面“打狼”的弱姑娘瘦小子又来了精神,不一会儿就和大部队会师了。大队人马接着移师再战,没有人喊苦叫累。如今中国的田野上,这种集群作业的收割方式已经很罕见了。

       割下的大豆三垄并一垄躺在地里,散落在地里,很不起眼,不适合机械作业,要用四齿叉将它们收集起来。收集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将它们并成一个连续不断的长条,为下一步康拜因拾禾做准备,这叫叫集趟子,还有一种归集方式叫集大堆。集趟子的大豆康拜因能够自己“吃”进去,但是一旦大雪捂了趟子,就得用二尺勾将豆棵从雪下面叨出来重新集堆。集堆的豆子不怕下雪,但需要人喂到康拜因的“嘴里”去。 

       秋收时我在机务排一台名叫“三百三”的东德自走康拜因上,记得车长名字叫刘文全,我和一名叫孙替斌的老职工是他的徒弟,机务排的人没割几天豆子便开着康拜因拾禾去了。

        同国产仿苏的4.9米牵引康拜因不同,这种收割机的收割台在前面,滚筒也不是钉齿的,是纹杆了,钉齿滚筒的脱粒原理类似连枷式的撞击,而纹杆滚筒则主要靠摩擦,这种脱离方式不仅需要调节滚筒间隙,还要调整滚筒转速。它的主传动皮带也从牵引康拜因的平皮带变成梯形断面的三角带,动不动就掉皮带、时不时要打皮带油的事情从不会发生在这样的传动方式上的。很明显,这台康拜因是队上技术最先进的。

遇到天气晴好,豆子很干的时候,师傅都会适当减少滚筒转速,减少破碎粒。自走康拜因后面的分离装置与牵引康拜因大同小异,主要由逐稿器、筛子和风扇组成,不同的是这台康拜因没有卸粮搅龙,粮仓的下方是一块插板,拔开插板,粮食便直接流到下面的麻袋里了。每天上班时,康拜因会开到场院,装上一摞麻袋。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坐在粮仓下方的工具箱上,将粮食灌袋,扎口,然后推到地上,就好像老母鸡一面走一面下蛋,我下的蛋是两个两个的,在康拜因行走时,先推下前面的袋子,紧接着推下后面的,这样后面的袋子就罗在前面的袋子上了,这样的“双黄蛋”散落在地里目标明显不说,装车时也省点力气。

       自走康拜因的另一个优点是能进能退,较低洼的地块全交给我们这台连里唯一的自走康拜因干。碰到较湿的地方,师傅总让我把康拜因肚子里的“蛋”下干净,然后再沿着豆铺子拾禾,直到康拜因轮子刚开始打滑为止。这时康拜因很容易沿着原先的车辙退回,在湿地的另一端也是如法炮制,能够把甩掉的面积减到最小。倘若甩下的豆铺子不多,我和师哥会把它们就近并到附近干地的豆铺子上。如果甩下一大片,就通知连里派几个人来干这活儿。

        到了62团后,连里进了一台东德E-512自走式联合收割机,这台机器就更先进了,前面的两个大的驱动轮可以拆掉,换成三角形的履带,通过能力大大增强,这是后话。

      在850的第一个秋收还没结束,就赶上一场雨封冻(见《北大荒记忆 . 雨封冻》http://yn.lin.blog.163.com/blog/static/88225052201161541434264/ )三百三再一次大显身手。

      集成大堆的豆子在冰雪覆盖下成了老鼠们的安乐窝,连队的狗儿们再次跟随他们的主人,来到脱粒现场。每每二尺勾捣开豆堆上面的冰壳,四齿叉挑起里面的豆棵的时候,狗儿们都静静地围在四周,俩眼紧盯,蓄势待发。几乎每堆豆子的下面都有老鼠,在白皑皑的冰雪大地上,老鼠一旦从豆子堆里窜出来就无处藏身。围在四周的狗儿们一扑一个准,豆堆内的老鼠全部成了它们的美味佳肴。

      当地里的粮食全部脱粒归仓后,那些牵引康拜因便完成了一年的历史使命,只有三百三还没闲着,场院内那小山一样的玉米棒子,还等着它脱粒呢!卸掉拨禾轮的三百三雄赳赳地开进场院,昼夜不停地轰鸣着。一笸箩一笸箩的玉米被倒在它宽大的收割台上,收割搅龙将它们推进到收割台的中央,搅龙中间的拨杆把它们、、、、、脱去籽粒的米皮玉夹杂着冰雪的粉末从三百三的尾部不断地喷涌出来,我不时调整一下康拜因的位置,免得它拉的“屎粑粑橛子”在一个位置越堆越高。不知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干的兴起,一个装满玉米的笸箩囫囵个地被扔进康拜因的“嘴里”。只听三百三猛地咆哮一声,庞大的机身随之颤抖了几下,随后一切又趋于正常。没多久,被挤成片片的笸箩“尸体”便被逐稿器吐了出来。停机检查,三百三安然无恙。这事情要是发生在国产牵引式康拜因身上,轻则发动机皮带脱落,重则会将会击碎铸铁做的滚筒凹板。

    ——这外国的月亮还就是圆。       

        这是我在北大荒第一个秋收的经历,也是我第一次操作农业机械,所以印象格外清晰。其余的九个秋收则是在新建的六师,同老团相比,这里的条件更为艰苦。(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