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北大荒记忆 . 伐木(上)  

2013-11-22 13:48:12|  分类: 北大荒的日子(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到红卫团的首件大事就是当天要在白茫茫的雪原里为自己“搭窝”。此生第一次伐木便是从“搭窝”开始。

      记得进点那天天气特别好,一早坐着卡车从富锦县的大车店出发,还不到中午就进了红卫团的地界。上午的太阳照在雪地上,晃得人睁不开眼,站在公路上向北张望,大约2里路外一片小树林上方,飘动着一面红旗,这样的情景沿途已经见过多次,我们已经猜到每一个插红旗的地方,将会诞生出一个新的连队。

     车在路边停下,我们背着自己简单的行李,纷纷下到路边的草甸子里。路边的雪有一两尺厚,并被风吹成一个个的雪岗子,一些地方的冰壳已经能够经得住人,而另一些地方的冰壳很薄,咔嚓一下脚就掉了下去,倘若在这样的雪地上徒步行进会非常吃力。幸好雪地里已经有一道新压出来的链轨印子,一直通红旗飘动的地方,在公路边散乱行走的人群很自然地沿着这条车辙排成一队,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一支完全由男人组成的队伍缓缓移动在白茫茫的原野上。

      还没有来到红旗下方,就已经看见卸在林子边上的一大堆东西:一顶崭新的毡帐篷卷放在雪地上,边上扣着着两口铁锅、几个水桶、一摞砖头,一麻袋大米、一箱子饼干。掀开铁锅,下面的是两扇冻得硬邦邦的猪肉,还有几个袋子,里面放着冻豆腐、面粉、海带、咸盐等食品。帐篷的另一侧,堆放着马锯,长柄斧头、抬勾、大绳、铁锹、镰刀、钢钎、锤子、钉子、耙锔子(用钢筋制成的大号订书钉)等劳动工具,此外还有两个汽油桶做的炉子,几节烟筒,两领苇席。

       搭帐篷安家的第一道工序便从伐木开始。

       在雪地里伐木,要先用长柄斧头和双脚除去树根周围的灌木、杂草和积雪,给自己清理出一个工作环境,待树根周围清理清爽后,两人各持快马子锯的一端,弯下腰身或者干脆跪着,贴着树根来回拉扯着大锯,不多时,一棵棵碗口粗细的杨树便纷纷倒下去了。用长柄斧去掉枝杈后,按照已经摊开帐篷的尺寸及上面扣带的长短,不同长度和粗细的原木便组帐篷的立柱、横梁、门框、檩条。接着我们用钢钎在冻土地上捣出一个一个的洞,将帐篷的立柱支在冻土地上,再用钉子和耙锔子将整个帐篷的骨架搭建完毕。 于此同时,一个用原木和两领苇席构成的厨房也搭建就绪。

      水桶粗细的原木直接放在地上,成了大通铺的“床脚”,一根接一根圆圆的树梢拼成“床板”,树林长着大大小小的树木,缺什么尺寸的木料就去伐什么样的树,还没等我们过足瘾伐木的瘾,安营扎寨的工作便宣告结束。

      当晚睡在自己刚刚搭建的帐篷里,搭帐篷剩余的木料在汽油桶改装的火炉子噼噼啪啪地燃烧着,尽管荒野上寒风呼啸,帐篷里却春意盎然。是北大荒的林木让我们安了家,并给我们一个带来家温暖。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搭好自己的“窝”后,伐木的营生便很少在“窝边”的林子里,第一年是水线边上的林子,离自己的“窝”近了点,实在是出于无奈。后几年便去了更远的北大林和完达山里。

       连队西南方向的水线大名“王玉书地河”,河的两侧散落着片片散生林。建点第一年使用的木材就来自这里。

       每天吃完早饭,我们便坐在拖拉机拉的爬犁上去伐木。荒原上原本没有路,爬犁走的次数多了就成了路。路上的荒草和塔头已然消失,拖拉机走在上面相当地平稳,不多久便来到一片林子边上。这里已经堆放着头一天伐倒的原木。

       我们的第一项工作是装爬犁。

      装爬犁有几种办法,最快的办法就是抱:即几个人沿着原木一字排开,一声吆喝便将其抱在腹中、胸前或举过头顶,让后直接将其码在爬犁上。用抱的方法装爬犁要“多上怂人”,不怕人多,只要听指挥,步调一致就行。缺点是爬犁码放到一定程度后,容易挤着手,闪着腰。

      第二种办法就是抬:把原木放到两根木棍上,四个人抬或者扛着木棍,将树干平行横移到爬犁旁,先将靠近爬犁一侧的木棍搭在已经装好的原木上,再抬起木棍的另一侧让其归位。

      第三种办法就是滚:先找两根木杆斜着搭在爬犁上,众人合力将待装的圆木沿着木杆滚上爬犁,必要时辅以绳索,撬棍。

     第四种办法就是撬:撬便是人手一根木棒,用接力的方式依次撬动原木,将其移动,抬升,归位。

     通常这四种方法会结合使用,比如装车的人多,就先将原木抱至爬犁一侧,再由撬棒接应。

      当拖拉机拉着满满一爬犁原木返回连队后,我们一天的伐木工作便正式开始了。

      伐木大概有以下几个工序:伐树、打叉、截材、归楞、清林。

      伐树的工具叫马锯,俗称快马子、快马子锯。下面是在网上下载的马锯的图片,在金属锯片两边装上木柄,就和我们当年用的一模一样了。

北大荒记忆 . 伐木(上)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伐木的时候,一般是三个人一组,与他的伐木组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决定伐哪棵后,先要看看树的长势,辨别一下风向,综合判定大树伐断后倒下的方向,然后两人各执马锯额一端,先从大树预期倒下的方向水平下锯,待锯口超过树径一半后收锯,改从相反方向下锯,这时的锯口应当比第一个锯口略高一点,下锯的方向可以略微向下,这样两个锯口能够完全交汇,大树倒下的时候更利索一些。当第二锯将近伐至树心的时候,倘若已经觉得锯缝的宽度已渐增加,来回拉扯马锯的阻力逐渐减小的时候,意味着这颗树倾倒的方向与预期判断的方向完全一致,此时用不了几锯,一颗参天大树便刺啦啦地倒下了,大树倒下的时候,树根下面的两个人只需稍稍后退,定会安然无恙。倘若第二锯未锯断树身便感到夹锯,大树的倾倒方向可能判断有误,这时不要用力进锯,可以稍微放慢节奏,倘若夹锯的现象时紧时松,多半是树身晃动所致,可趁夹锯时松的时候加紧进锯,大树倾倒时也不要急于离开树根,待判明树干倒向后再向相反方向撤离也不迟。倘若早撤且错了方向,躲避起来会更加困难,先呆在树根下是最安全的。倘若第二锯下去后越锯越紧,则很可能是树倒的方向判断反了,不妨抽出锯来在回第一个锯口去试试,一般没错。万一无法解决夹锯问题,就在原来的锯口上面斜着锯上一锯,如果树径不粗,可以用斧头将锯口扩成V字形,反正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伐木的经验来自实践,干了几天,慢慢摸到一些门道,当我们来到一片尚未砍伐的树林时,先不要着急下锯,先要看一下这片树林的整体长势,若树木较为茂密,一定先从林子的边缘下手,先挑向林子外边倒的树下手。否则一颗伐倒的树斜不拉插地靠在一颗未伐的树上就麻烦了。   北大荒记忆 . 垦荒者日记 2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图片摘自网络)

这种情况叫“搭挂”。将搭挂的树“解开”叫“摘挂”,摘挂一般采用三种方法,第一种就是直接将支撑树伐倒,倘若两棵树距离不远,伐倒的树只是轻轻“依偎着”这棵树,这种方法可以一试,但伐木的人自身有一定的风险。第二种方法就是在附近再伐一棵树,让它倒向搭挂的树,将其从挂着的树上砸下去,这种方法在轻微搭挂,且树身倾斜度已经很大的情况下往往有效,但也可能造成挂上加挂的情景。最后一种方法就是靠外力将搭挂的树拽下来,这种外力可以是人力,也可以是拖拉机。无论如何,摘挂的付出会比单独放倒一棵树要多,所以在一些伐过的林地里,偶尔也能够发现一些搭挂的树木仍旧孤零零地留在那里。

在大树倾斜,已经发出哔哔叭叭断裂之声的时候,应加紧进锯,减少树干劈裂、损坏,这样的伐口光滑平整,反之,重则树干劈裂,轻则树干和树根“藕断丝连”,部分材质仍留在对方的“身体里”。

  三人小组中的剩下的那位手持利斧,负责对放到的大树打叉, 这是伐木的第二道工序。打叉的人除去打叉外,还应对小组的安全负责,不仅要对四周的环境注意观察,还要及时清理伐区,给伐木人员留出合理的操作空间及“逃生”通道。

初春的太阳暖洋洋的,晒得地上的积雪黏黏的,在这个季节伐木,棉胶鞋、绑腿和棉裤不湿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退路,必须在大地化冻之前备足当年盖房子的木料。

晚上收工时分,从林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雪地上又起了一层薄薄的冰壳。坐在载满原木的爬犁上回家,方感寒意。低头看看,棉胶鞋和绑腿,已然成了一个冰坨坨。

回到家里解开绑腿,还能抖出夹在里面的冰块,脱下棉裤,大腿及以下皆为雪水所染。

帐篷里的汽油桶被烧成暗红色,一脸盆一脸盆的积雪轮番放在汽油桶上,赤身裸体的男人们用各种方法去除一天的污垢和劳累。有直接用雪擦身的,有用冷水、温水、热水擦身的、、、、外号老驴的MSC发明了一种更为省事的“干搓”。他赤身在通红的火炉前将自己烤的浑身冒汗,直接搓去身上的污垢。

帐篷里的温度分为一年四季,站在床上,头顶上的温度超过盛夏,堪比桑拿,我们经常比试看谁能够在床上站立的时间更长些。下面的温度好似春秋,光着膀子坐在床上一点也不觉得冷,光脚站到地上,地表的温度还停留在冬季。

棉裤、绑腿、棉胶鞋、袜子、包脚布、、、挂在头顶的帐篷杆上,整个帐篷的上方弥漫着一股男性的汗臭、脚臭、狐臭、、、

帐篷门帘的下方被掀起一个小角,能够看见屋外的冷气像幽灵一般贴着地面流进帐篷,那白色的幽灵瞬间便融进这充满鼾声和劳作气息的空间。

当春日又一次升起的时候,我们穿上已经烘干的,仍散发着X气的棉裤、棉鞋,系紧鞋带,打上绑腿,坐上爬犁,向着远方的树林进发。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