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追忆反思 . 文革并未到此结束 4  

2013-01-25 16:48:12|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患难见真情

        当我的党交心的材料交上去以后,我一直都盼望着能和 Z 副书记见个面,我倒不指望他能够真的在思想上帮助我,只是想让他能够让我考大学。我的想法是:“宁可这个指导员不干了,你也不能剥夺我考大学的权利!”

       但我的想法太天真了,当 Z 副书记轻而易举地“骗得”我写的黑纸白字的材料后,立即翻脸,不仅没有找我谈心,反而是马上组织连里对我的批斗会,让大家在会上揭发我“反党、反毛主席”的言论,还想查出我的经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等等。我万万没想到“向党交心”后,不仅是大学仍然不让考,甚至连正常调级的工资也不给长了,例行的探亲假也不让走了。当我再次见到 Z 副书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近一年后了。

       交完材料后,我被正式告知停职反省,接受组织审查,在审查期间,不准离开连队。

       接下来的几天、在工作组的主持下,在连里对我开了几次批斗会、以及其他一些不允许我参加的动员、调查会等等。

      在这里我要感谢32连的老职工们、感谢从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鸡西、牡丹江等各地来到32 连的知青们,尽管我平日对他们所犯的错误“公事公办、不讲情面”,但从他们批判会上对我的“批判”发言以及我“犯事”后对我的态度中,我明显地感到他们对我的同情和关爱,也能够看出来他们对工作组整人的不满。

       批判会上的一些发言我仍能够依稀记忆,比如 ZRB 的发言:“小林的经历可能太顺了,到了兵团入团、入党、提干,所以说话和想问题也比较单纯,听工作组讲了些你的一些观点,这些话要是在反右的时候,打你十次右派都不冤枉,要记住,有些话是刀架在脖子上都不能说的,可你倒好,白纸黑字给人家写在纸上,好在你是写给组织的,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到你这些观点、、、”,还有 ZJS 的发言:“我们就知道指导员平时爱看书,我看他可能是书读的太多,读糊涂了吧!”

      SZJ 是我师兄,平时总是叫我小林子,当工作组宣布我停职反省后,他突然改口了,见了面就叫我指导员,人越多,越是在工作组面前,叫的声音就越响。我提醒他我已经被停职了,他倒大声说:“不是还没撤职呢吗?,这么叫有啥错。”还有其他许多的同志,也是在我“出事”前与我打招呼很随便,这时也都改口叫我“指导员”,尤其是当着工作组的面。

      ZXS、WYH 因为赌博,Z 曾被送到团部,让武装连的战士押着强迫劳动,在团部淘了半个月的厕所,W 受到党内警告(记不太清了)处分。在我刚刚被批斗时,这帮小子挺高兴的,心想你也有今天,也想趁机会痛痛快快地出口气,一天批斗会下来,他们便从幸灾乐祸转为同情,此后从未在他人面前说过我的坏话。W 在事后告诉我:“一开始我们也想趁机整你一下,让你尝尝挨整的滋味。后来一看工作组这架势,那是想把你往死理整,我们不能帮他们,他们整你整过了。”

      一旦团里的吉普车停在连里,便总会有人出来盯着,看看是不是上面派人把我扣上手铐带走。

      我明显地感到,Z 副书记组织揭发和批斗的目的,是想把我打成“现行反革命”,他们想法设法地抓我辫子,扣我帽子,打我棍子。各种调查会、批斗会开了一溜够,除了我纸上“向党交心”的几条“问题”外,他们没有查出任何新的东西。所谓问题,多为思想上的,所有对我的批判几乎全是思想问题,够得上“现行”的问题只有“偷听敌台”一条。现将前几天我博文中关于“偷听敌台”的评论转载如下:老僧:“林兄听“敌台”,非自粉碎四人帮时起,历史悠久矣。与兄“四五”时一起贴在墙上听,尚记否?老僧-你年轻时的麾下一卒。”我知道听外台是知青中公开的秘密,也知道我这张嘴有时爱“冒炮”,如果当时有人站出来说某年某日某时我如何偷听、说了如何的反党言论,为了立功受奖站出来对我揭发批判,这样的人不要多,有两个就行,如果那样,我倒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所幸的是,全连没有一个人做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包括那位揭发我问题的贫下中农在内,他向上级所汇报的事情都是事实,批判会上揭发的也是事实,没有无中生有,也没有因为工作组的到来便把以前的“揭发”再添枝加叶地在批斗会上去“邀功请赏”。

     大概闹腾了一个多星期,没有查出任何新的问题,眼见春节来临,工作组便打道回营了。

      我从此被“吊”了起来,周围的知青早就回家过春节了,我也没有什么好反省的了,想看书也没那个心情,连长也不派我干活儿,每天就是胡吃闷睡,混混屯屯过日子。

      春节前,许多老职工到连部看我,争着让我上他们家里过年,我一天去上一两家,人家给烟就抽,给饭就吃,乐呵一天是一天。他们全没有把我当外人,没有一家因为怕吃“挂落儿”、收牵连将我拒之门外。 记得春节前,那位揭发我的贫下中农还专门把我请到他家,不仅请我吃饭,还帮我理发,让我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过年。

      在鸡号工作的小S怕我在别人家吃不饱,专门从鸡号给我拿了一兜子鸡蛋,让我饿的时候自己做着吃,我坚持要付钱,她说,你非得要给就自己到会计那里交两块钱吧!便忘了吃完了再到我这里拿。

      患难之中见真情,此话一点不假。比起某些想用知青的鲜血染红自己顶戴花翎的共产党官员,这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要淳朴、无私的多。 我要再次在这里衷心感谢那些曾经在患难中给予我温暖的北大荒人。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