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追忆反思 . 文革并未到此结束 3  

2013-01-22 12:03:55|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对毛主席一分为二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在 Z 副书记找我谈话,要求我“向党交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和盘向党组织说出真实思想”之后,我便被停职隔离,由工作组陪同,专心写“向党交心”的材料了。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是一点也不害怕,心想顶多这个指导员不干了,还能早点让我考大学。尽管我的一些想法从未系统地表达过,也从未想系统地在公开场合表达,但现在“党”让我表达,是“党”让我白纸黑字写在纸上。我心里知道一些话在当时是犯“天条”的,但我坚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坚信四人帮倒台后我们的党风一定会随之转变,也坚信党的组织原则和对不同意见内外有别处理方式,即便是犯了“天条”,也只应该在党内的范围进行批评教育,何况真的按照 Z 副书记事先谈的那样“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揪辫子”的原则,双方心平气和的“理论”起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所以我还真是竹筒倒豆子,把自己梳理好的“不同政见”一股脑地写了几张纸,大概十条左右,交了上去。

      为了得到这些“不同政见”的出处,我先阐述如何判定真理和谬误的问题。

      首先,因为任何人都不可能不犯错误、对任何事物都可以一分为二,那么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只有实践,如果说某句话出自某伟人之口便被奉为“金口玉言”、成为千秋万代不变的“绝对真理”,那么这种对“真理”的“相信”就变成了“迷信”。真理只有在同谬误斗争中才能成之为真理,没有鉴别比较就不存在真伪之说。

      其次,就是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的问题,真理只有在实践的不断检验中修正、完善、提高才能成为能够指导我们继续前进的真理,如果一成不变,今天的真理明天可能就成为谬误,倘若某种学说不需要继续发展就可以永远地指导以后的社会实践,往轻里说这是“教条主义”,往白里说还就是宗教迷信。

      在这一“看实践、不迷信”前提下,在大量事实面前通过自己的大脑独立思考,我不难得出许多与当时的报纸杂志不一样的结论。这些结论主要是:

      1、毛泽东晚年有错误,在重用“四人帮”问题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对刘少奇的处理太重了,应该按照人民内部矛盾对待他。既然党内路线斗争是不可避免的,党内的所谓“资产阶级路线的代表人物”就应该保留党籍,留在党内继续工作,只是不让他担任重要的领导岗位罢了。这种公开的党内路线分歧不应该是你死我活的。

      3、对林彪的评价应当尊重历史,功归功、过归过。不应该在9.13事件前,不是他的功劳也记在他的头上。9.13之后,是他的功劳也不记在他的头上,他在一夜之间便成了一个十足的野心家、阴谋家和根本不会打仗的“大草包”。当然,如果真的是搞阴谋诡计,企图谋害伟大领袖,那便是死罪,这与刘少奇的阳谋不能够相提并论,仅此一条罪状做实,他便永世不得翻身。

      4、我们的宣传报道报喜不报忧,存在大量空话、假话,不敢实事求是讲真话。

      5、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绝对的,上层建筑反过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是暂时的。当务之急是把自己的国民经济搞上去,踏踏实实地做点实事。解放天下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要有物质基础。     

      6、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其国内的执行的各种修正主义做法的批判,与我们提倡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的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原则相悖。各国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阵营中不同的国家有权按照符合本国实际的办法治国。

     7、当我们的国内供应还远不如苏联及东欧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时候,我们对他们在物质供应匮乏等方面的批评性报道是不适宜的。这就好比乌鸦落在黑猪上,只说别人黑,不说自己黑。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8、对美国和苏联的批判主要应落在“霸权”两个字上。落在他们粗暴地干涉其他国家主权的具体行动上,而不是在意识形态上。

     9、对于有些人揭发我偷听敌台的说法,我承认四人帮倒台之后的一段时间,为了更快地了解事实真相,我收听过美国之音的广播。但我强调,这只能说是收听外台,而不是敌台 —— 因为中美早已经建交了。并且以“兼听则明”为自己辩护。

     10、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帮助国家解决就业困难,国家应该有相应的体现上山下乡光荣的具体政策。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不是单向的,知青向贫下中农学习生产技能,贫下中农向知识青年学习文化知识。从人类是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的意义上讲,无论知青还是贫下中农都需要改造。

    材料的结尾是:我知道做为一个党员,应服从党的组织纪律,那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我知道在公开场合,我这些与上级和中央不一致的言论是不能说的,我也没在公开场合宣传自己的观点,之所以现在说出来是听党的话,“向党交心”。

      我认为,思想上的问题只能从思想上解决,任何强制性的行政手段都于事无补。不能因为你是我的上级,我就认定你说的就是正确的。但是在行动上,我应该与上级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当然,内在的思想和外在的行动高度统一有利于该行动的贯彻落实。所以我不适宜继续担任政工干部。

       鉴于我有上述“不同政见”,我很苦恼,像一个“两面人”一样在生活,我渴望在不扣帽子、不抓辫子、不打棍子的前提下得到组织上真诚的帮助。

      当我将写好的材料交给组织后,曾经天真地希望 Z 副书记能够再次心平气和地同我谈谈,岂知他收了材料后便再也见不到了。等待我的是与我料想的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场景。

      也是由于这一纸材料,让我由此变成了红卫农场的“名人”。至今仍有人在网上谈论此事,好心的网友将其发送与我,现转载如下:

        “于长青 2012-12-17 12:26:07 - 评论 李向东大哥的一席话,叫我往事必须回首 李大哥的一篇文章真的是折煞我也。一直也不敢把当年的事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1969年或者以后,当时红卫农场的政工部门,除了掌握着这些知青的家庭成分之外,还掌握着最不安定的因素人群是谁谁谁。李向东、闻兵、钦红、林永宁,这些危险人物已经传达给各个连队的领导,按着现在的说法这些人就是构成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所以传说起来很怪怪的,后来以讹传讹,认定李向东是北京人,是造反派的坏头头,是可以争取过来的人。他们的事也许是咄咄逼人的历史,也许是子虚乌有的人间演义,只因为,有党委的传达,把你说得是人还是鬼,人们就按图索骥,认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后来有了一连的林永宁的事件,这些人的事情就沉淀下来了,成为一个像雾像雨又像风的传说。 林永宁,美男子,北京老知青,后来娶了上海老知青美女于素珍。他很文明,但是发表观点很郑重其事,他写书媒体,公开叫板:既然毛泽东说的分析事物一分为二,那么对他老人家也得一分为二。这还了得?人家都要死要活的捍卫伟大领袖,你这不是找死吗?这个*一直通天到了中央军委。林永宁就被贬在机务排,一直没有直起身来。多亏,一连的高干子弟多,大家护着他,那个6师师长王少柏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曾给王少柏师长当过指导员的北京知青就在一连,这个北京知青的老革命亲爹,在解放战争时期曾经是王少柏的指导员,师长投鼠忌器,哪个朝代当兵的也讲究这个情分,就没有把林永宁的事情扩大化。后来李向东被平反,林永宁也平反了。我知道的比较早,激动的时候,有憋急了找到厕所撒泡老尿时的那种爽快,还有无可奈何的买个南京板鸭是假货的淡淡的愤怒。”

        我不知于长青所言之事的真假,但我确实没有那个“包天的狗胆”敢写书媒体,公开叫板:“既然毛泽东说的分析事物一分为二,那么对他老人家也得一分为二。”我只是按照“党”的要求,在组织内部“向党交心”而已。

      几年后,当“非毛”的呼声日益高涨的时候,我倒是站出来为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许多好话。其实,许多当年敢于对毛主席提出批评的人,在这场“非毛”的浪潮中倒是显得非常冷静,仍能够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位让新中国站起来的“开国皇帝”,倒是某些曾经山呼万岁的人们为了某种目的开始卖力地往他老人家脸上抹黑。或许这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吧!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对某些共产党的干部,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