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追忆反思 . 屯垦戍边与反修防修 8  

2012-09-15 15:49:48|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境线上的故事(中)

三、被抓的“舌头”

     在文革期间,除去因为种种原因自己主动跑到苏修那边去的人外,还有一些人是被苏修作为“舌头”抓过江去的。1968年大批知青来到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畔“安营扎寨”,惊动了苏联,为摸清情况,他们决定过江抓“舌头”。

      黑龙江边有个兵团的渔业连,每天知青们驾着小船下江打渔,江中苏联的巡逻艇经常与这些小船“擦肩而过”,双方是各走各的道,井水不犯河水。

       一天傍晚,4名女知青正划着小木船返回连队,后面一艘苏联的巡逻艇开了上来,巡逻艇紧擦着小木船,一支尖尖的铁锚从巡逻艇上抛到木船上,就在几位女知青想把铁锚抛出木船的时候,苏联的巡逻艇加大马力,铁锚一下子深深嵌入木船的船身,小木船被飞快地拖到苏联的境内。

      苏联人对抓到的4名“舌头”十分友善,她们立即被隐藏在江边的汽车带到苏军兵营,紧接着被直升飞机拉到苏联“内地”。

      “舌头”们先被安排到苏联的工厂和集体农庄参观,接下来便是“审问”。这四名知青或许是被苏方的热诚所感动,全部当了“诚实的舌头”,有问就有所答,把他们所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了苏联人。包括连队番号、人员、有无武器、所属的团、师和兵团的名称等等。

      “审问”一结束,4名知青被连夜送上黑龙江中的一个小岛,苏军在释放她们时千叮万嘱,告诉她们回去千万不要把到过苏联的事情说出来,只要说天黑了,怕出危险,所以在小岛上呆了一夜就行了。

      第二天天一亮,她们4人便驾船回到连队。由于她们彻夜未归,回去后自然先要带到连部问上几句。这4个知青完全没有按照苏修教给她们的谎话去欺骗连队的领导,而是一五一十地把他们在苏联的所见所闻抖落出来,连理本来是问问就得了,这样一来,不汇报也不成了。

      不一会儿,团里的小吉普就把她们带走了,4个女知青从此便永远地离开了这里。

      1969年冬天,有位分配在某公社当兽医的大学毕业生和两名老乡在江面上行走时,忽然四周雪地里冒出几个苏军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被苏军打伤打昏塞进一辆从对岸急驶过来的军车里,送到苏军兵营里分别受审。 兽医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因为在大学里学过俄语,所以不断用俄语大骂苏联人,结果挨了顿臭打,闹的兵营里人人都能听见。老乡们避重就轻,在关于中国边防军情况的讯问中,一问三不知。不过苏军从老乡的口里也得知,抓来的那个会说俄语的青年并不是中国的军人和公安人员,只是个新分配来的大学毕业生而已。晚上,三人被关在同一房间里,冻得嗦嗦发抖,只有受了伤的兽医的床上有一条毛毯,三人只好挤坐在这张床上渡过了第一夜,后来在兽医的据理力争下,第二天开始生活待遇有了改善。

      我方发现人员失踪后,一查下来,找到了苏军越境抓人的证据,便在谈判中向苏联方面提出抗议,苏军不得不把这三名绑架来的中国老百姓归还中方。回来后,三人又受到自己人的不停审查,要他们检讨一下有否变节行为。逼极了,老乡们向领导反映,苏军对兽医特别照顾,我们的床上什么也没有,为什么他床上有一条毯子,为什么他用俄语和苏联人一讲,苏联人就改善我们的待遇,我们不知道他告诉了苏联人什么情报。于是兽医便被怀疑有变节行为,调离出边境地区,预备党员资格也被取消。所以边境地区的人都说,要是被老毛子抓走放回来,哪怕是跳进黑龙江,也一辈子洗不干净。


四、从道班到边防检查站

     1969年3月份,黑龙江省农垦总局850农场早已经改成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6团,我们队和8队的两个知青班作为组建六师62团1连、2连的被集中到宝东集训了几天后,便乘车奔赴饶河县的千古荒原,在当时的中国地图上,这一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的地方被标注为“轻湿地”,我们成了这里的第一批居民。而这里的第一栋房屋,当属王玉书地河与新建公路边上的“道班”了。这里曾经是筑路工人的栖息之地,赵国兴老师的“草屋赋”对道班做了形象地描述:

     地河之滨,戳一草屋。院无墙垣,风穿四壁。

     西临创业,东毗胜利。日出联邦,霞落富锦。完达之光,映草屋也。

     背景丛林,面朝湿地。莺歌燕舞,鱼跃沼泡。

     鹿狍光临,倏而远离。狼熊近乎,瞬间匿迹。吉祥宝地,可驱鬼魅也。、、、、

     因为这里紧扼通往边境的公路,随着中苏边境摩擦的加剧,不久道班便“华丽转身”成为边防检查站,腿脚不好的王学东,成了这里的第一任站长。武装连成立后,这里改由荷枪实弹的兵团战士把守。凡无边境居民证或相关通行证件的人员,到这里后便就此打住,不得继续前行。

      由于饶河县和抚远县地处中国版图东北的“顶尖”处,过了七星农场(25团)再向东,道路两侧是清一色兵团连队,越境分子一般不会舍近求远,从这里向东越过边境,也不会选择“铁板一块”的建设兵团连队吃饭、住宿,所以从未听说这个边防检查站查出企图越境的“地富反坏右”,或是从苏联派来的特务分子。记忆中这个边防检查站查出“坏人”的事情仅有两次:

      一次是一名司机企图强奸我们连搭便车的通讯员 NP 未遂,后开车逃走。是检查站查阅了该时段的过往车辆登记记录,很快查出此事系师部汽车队司机尹XX所为,经 NP 确认此人无误后,尹XX被押至各连队批斗,然后判刑入狱。

      还有一次是检查站的武装连战士发现有人绕道检查站,企图从草甸子里向西涉过王玉书地河进入内地,几名持枪的战士以为这是苏修派来的特务,义愤填膺,很快将这两个人捉住,一审问才知道,这是两名胜利农场的知青,想回家又没有通行证,见到检查站就只能绕着走。

      边防检查站国境线一侧的知青和边境地区的居民不同,边境居民可以凭随身携带的边境居民证,随时通过边防检查站,而兵团的知青们们却没有边境居民证,倘若没有连里的探亲假条就拿不到军务股开的边境通行证,就无法通过边防检查站,想偷偷溜回城确实有一定的困难,到了边防检查站,身上必有任何证件,谁知道你是不是“苏修派过来的特务”,谁知道你是不是“逃兵”?可以说我们连队的边防检查站更大的作用是防止了知青中的“逃兵”出现。

      大概没几年的光景,在这个道班设立的边防检查站便撤消了。不过想当“逃兵”还不是那么容易,要是没有通行证,无论是回北京,还是去上海,火车站和汽车站是不会卖给你车票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