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亲历与反思 . 人民公社 1  

2012-06-08 11:50:35|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农村和人民公社的认识,首先是几次下乡劳动的经历。
       
由于本人生在城市,对农村的了解在去北大荒之前是零零星星的,对人民公社的了解,更多地是在认真阅读红旗杂志之后。

 我们的中学地处北京西郊,校园就是被农田包围着的。每年的插秧和麦收、秋收季节,学校都会组织我们去农村劳动,春天就去学校附近的稻田里插秧,这里的的水是玉泉山的,种的水稻叫京西稻,这水、这稻在明清均为皇家的御品。

春季,稻田里的水还有点凉,特别是在清晨刚下水的时候。但我们无一例外,男男女女都是脱了鞋袜,挽起裤腿、赤脚下田。

我们插秧的方法与当地的老乡不同,我们是一群人在田埂站成一横排,倒着身子进入水田,水田两头各有一人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两根木棍间绑着一根长长的拉线,水田地头的两个人把木棍插在各自一边的田埂旁,再旋转木棍让拉线绷直,我们便顺着这条绷直的横线,大体按照手掌“一拃”的株距,插上一横排秧苗。地里的横线每移动一次,水中的秧苗便多了一行。有些地块不规则,地宽的时候,人的间距就稀疏些,每个人就多插几株,窄的时候大家就向中间靠靠,一个人就少插几株,再窄的时候,边边的人便提前撤出“战斗”。这种步调一致的劳作是人民公社社员专为我们设计的,插秧效率不高,但秧苗整齐,质量控制有保证。

稻田里的蚂蝗很多,被叮咬是常事,初中学生细皮嫩肉,一遭叮咬往往血流不止,红色的鲜血流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有的女生遭到叮咬后,会暂时撤出“战斗”,到地头的卫生箱找点碘酒消消毒再下水干活,男生们通常是一巴掌把蚂蝗从小腿上拍下来,表现出很勇敢的样子。拍下来的蚂蝗往往蜷缩成一团,像个肉蛋子似的一动不动,过一会就会伸展身躯,扭动着向下一个攻击目标游去。这时我们会把它扔的远远的,尽量扔到岸上或已经插完秧苗的地方。如果扔到身后没有插秧的地方,说不准它又会叮到哪一位同学。

京郊人民公社社员们插秧可没有我们这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尽管他们的皮肤粗糙、黝黑,可他们插秧时有穿高筒水鞋的,也有打绑腿的,很少像我们这样脱了鞋,挽起裤腿就下水的。他们在下水前就对可能遭到蚂蝗攻击的部位做了充分的保护,对防止冰凉泉水的刺激也有一套对付的办法。

社员们插秧的方法也与我们不同,他们先用线绳把秧田竖着分成一列一列的,宽度在一两米之间,每个社员负责一列,各干各的,稀稀拉拉散落在秧田里干活,插秧快慢全由自己掌控。

 干活的时候,年纪大些的人和妇女先到地头,年轻的姑娘小伙下地最晚,他们成群结队,骑着自行车或坐着自行车后座来干活儿,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来的比我们晚,走的比我们早。

因为插秧的地方离学校很近,晚上就回到学校去住。

我第一次住在人民公社是拔麦子的时候,记得不是太舟坞就是永丰屯。这里离学校步行得走几个小时,所以当我们列队来到人民公社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住宿的地方,先把我们背的行李放下来。

我们不与社员同住,住的地方通常是学校、仓库或老乡家的空房子。记得一次把我们十几个男生安排到一家农民新盖的仓房里睡觉,地下铺了一张席子,席子下面垫了些新鲜的麦秸。地方小的要死,几乎每个人都是侧身而睡,要想痛痛快快翻个身的话,非得喊“一二一”,统一行动才行。

要是住在学校教室里,睡的地方会宽敞些。

每天天还没亮,我们便被叫醒,迷迷糊糊地跟着长长的队伍,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崎岖的田间道上。到了地头,天才蒙蒙亮。和插秧差不多,我们沿着地头一字排开,每人负责收一垄麦子。

我们收麦子不用任何生产工具,麦子是凭双手从地里拔出来的,拔得快的人“嗖嗖嗖”就窜到前头去了,开干不久,拔麦子的队伍便拉开距离,稀稀落落淹没在麦海和清晨的雾霭中。

随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少,瘦小的我感到麦海无垠,不知何处才是田地的尽头,总觉得麦子太多,干活的人太少。

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拔得快的人已经拔完了自己那一垄麦子,开始返过身来往回拔别人的垄,落在后面的我遥遥望见有人在前面“接”自己,几近麻木的腰肢平添了几分气力,缓下来的动作又快了起来。我们面对面“碰头”后,还会去接着帮助那些仍在弯腰拔麦子的同学。干到“大会师”的时候,放眼望去,到处是学校的同学和老师,这时候又觉得,地里的人比麦子多。

 学校的老师同我们一道拔麦子,我们的化学老师乔宣几乎总是第一个拔到地头,对我们这些只有十三、四岁的孩子,他和其它的教师们身体力行,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除去领着我们干活的人民公社社员外,没有任何社社员和我们一同早起下地。我们整队回去吃午饭的时候,看到为数不多的几个社员在用镰刀割麦子。我很好奇,一样是收麦子,为什么一些人要用手,而一些人却用镰刀?

        翻阅一九五八年八月七日出版的第七期的红旗杂志,可以看到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 《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试行简章(草稿)》:

“第一条 人民公社是劳动人民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自愿联合起来的社会基层组织,它的任务是管理本社范围内的一切工农业生产、交换、文化教育和政治事务。

第二条 人民公社的宗旨是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并且积极地创造条件,准备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制度、、、、逐步从“各尽所能,按劳取酬”过渡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从以上两条中可以看出,新生的人民公社具有绝对权利和远大的共产主义目标。我们几次下乡劳动,便体会到这种“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精神 —— 我们通过各尽所能的劳动,取回自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食粮。

根据红旗杂志及相关文件记载,河南遂平县卫星人民公社是由嵖岈山附近的二十七个农业合作社在今年(1958年)四月间进行合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共有九千三百六十九户。在“大跃进”浪潮中,全国农村纷纷大办人民公社,只用一个多月全国就基本实现公社化,至1958年底,全国74万个农业合作社合并为2.6万个人民公社,参加公社的农户达到1.2亿户,占全国总农户的99%以上,全国农村基本上实现了人民公社化。

文革亲历与反思 . 人民公社 1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图片摘自网络) 

第一个取消人民公社建制的,是四川广汉县向阳人民公社,时间已是1980年,到了1984年,家庭联产承包的生产方式已经在全国普遍推行,土地重新回到农民手里。

在存在了20多年后,这种以共产主义制度为蓝本的,在一个多月内便诞生的人民公社,终于在中华大地上寿终正寝,这一“倒退”,不是退到人民公社成立之前,而是直接退到互助组成立之前,退到农村刚刚完成土地改革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