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捉鱼逮鸟  

2012-03-31 20:59:33|  分类: 幸福少儿时光(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过赵老师的“当街捉鱼”后,让我回忆起儿时捉鱼逮鸟的事儿。

     明目张胆、成群结队去捉鱼逮鸟,不是为了吃,也不单单是因为好玩,那时为什么呢?事情要从我进入中学后说起——

      一零一中是一所非常有特色的学校,亲近自然,注重实践是她的两大特色。

      亲近自然是她独特的地理位置造成的,从今天的卫星照片上,仍能看出她当年的风貌。图片中心的体育场就是当年我们的宿舍,当年的足球场和篮球场在学校的北边,足球场北面便是一条终年流水的小河,踢球时一个“大丫子”歪了,足球就掉到河里去了。这条河是学校北面的校界,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到校外的活动。小河北面,地图上称为“福海”的地方长满了芦苇,两岸和中间是曲曲弯弯、高高低低的小路,我们清早经常沿着苇塘跑步,绕大苇塘一圈是2400米,绕小苇塘一圈是800米。学校南面的边界是学校的大门和唯一的一段校墙,其位置至今未变。大门在图片上的具体位置是蓝色的地铁四号线和图片中下方与其交汇的南北向的无名路上。

       进了校门,仿佛来到世外桃源,一条一里多地的砂石路,两边是苇塘、稻田和果园,走在路上,满耳尽是虫鸣、鸟啼、蛙鼓、叶瑟之声。砂石路的尽头,才是学校的校园,一栋两层高的灰色教学楼矗立在眼前,除去另一栋两层的女生宿舍外,学校其余建筑皆为平房,散落在方圆一两里路的绿地中,与鱼塘、荷花池、自流井、小河沟、游泳池等交织在一起,成为我们每天生活和学习的地方。学校东面的葡萄园和桃园,西面的农田和养兔场,是我们劳作和玩耍的天地。学校的周边没有热闹的去处,单身的老师要打牙祭,最近的地方是海淀镇上的饭馆。

       上世纪60年代,南起地铁四号线、北至五环路,西邻万泉河快速路,东抵中关村北路这一带是“荒郊野外”,圆明园内几乎没有游人,是我们常常抓鱼逮鸟、读书锻炼的去处。

抓鱼逮鸟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注重实践是学校的又一特色,新生入学第一周是劳动课,荒了一个暑假的足球场、菜地、果园长满了荒草,正需要人手。农活一年四季,我们的劳动课每周都有,掏大粪、喷农药、种小麦、摘水果……,各项农活全是靠同学自己打理。
       校长王一知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除去“学农”外,我们还“学工”,在学校的校办工厂,学做做钢丝卡子、装配玩具汽车。
       此外,学校还有许多的课外活动小组和频繁的专题讲座。差一分就考上博士的地理老师蒋守则,其才华只有在课外的专题讲座上才能够充分释放,他从地理引申到战争和国家关系,继而“推导"出日本的侵略性,旁征博引,口若悬河,其情景我至今不忘。同样铭刻在记忆之中的还有航模小组、无线电小组、生物小组的活动,抓鱼逮鸟,便是生物小组的活动之一。
        我们的生物老师曹翠玲,物理老师桑士毅、化学老师乔宣、语文老师朱纪松等深谙,让学生亲自“变革梨子的滋味”是最好的学习方法。朱自清“春”我们初一学习的课文,有一半是朱老师在春天的圆明园里带着我们学的;鱼类、鸟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哺乳动物的身体结构,是曹老师让我们通过解剖知道的,为此,采集生物标本便成了生物小组的任务。
       
        生物小组成立后最“隆重”的课外活动是抓鱼,下午两节课后,班里男生、无论其是否参加了生物小组,倾巢而出了,大家来到了一个早已看好的小河沟旁,横向不及一米的河沟在这里徒然变宽,形成一个长约二十几米,宽七八米,深几十公分的小小池塘,这是一个天然的“鱼口袋”,我们要在此竭泽而渔。
       为了能实现这一目标,上游水口先被堵死,下游水口暂时不动,几个人沿着下水口的河沟,拿着树棍从下游往池塘里赶鱼,“请君入瓮”之后,一个破竹筐便扣在下游水口上,堵住了鱼儿逃窜的通道。随着池塘水位不断的降低,筑坝开始了。下水口上方一两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与池塘宽度相同的“堤坝”,十几个脸盆沿着水坝一字排开,并排向下游“驱赶”着残存的积水,小河沟里下泄的水量骤然大增,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小池塘便见底了。
       趴在池底上、裹在水草中、藏在泥土里大大小小的鱼、虾、蛙、鳝,很快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边干边玩,陆陆续续装了几脸盆,足够全年级的生物课用的了。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我们就“班师回朝”了。
      这次剖课成为我记忆中“最奢侈的”解剖课。
      解剖爬行类我们全班面对的只是一条活蛇,解剖哺乳类用了4只学校养兔场的肉兔,学习两栖类动物时要求4人一只青蛙,可没抓到那么多,只好找来几只癞蛤蟆凑数。唯独这次,我们人手一把解剖刀,老师要求我们每个人都要“举刀杀鱼”。
        
         生物小组成立后最“安静”的课外活动是逮鸟。那时北京的冬天取暖是烧煤球,不少房子在盖的时候就预留了烟筒眼,就像现在留的空调孔,只是孔径比空调孔大些。冬天一过,所有的烟筒就拆了,不少墙上的烟筒眼变成了小鸟的家。天黑下来后,我们带上手电,沿着平房的墙根,一个烟筒眼儿一个烟筒眼儿地找鸟,发现鸟后,一人用手电照着鸟,听说这样它不会飞走,一人踩着另一个人的肩膀,凑到烟筒眼前,伸手将睡在里面的鸟儿抓出来,这些鸟几乎全部是麻雀。后来发现,即便是在手电的照射下,受到惊吓后的麻雀,也会扑扑啦啦地飞进黑暗的夜空。以后的行动便格外地安静,大家一言不发,走起路来蹑手蹑脚。漆黑的夜里,只有手电筒的光束在地面和墙面上游曳。一旦光束锁定目标,后面的人便悄悄地摸上去了。为了不让爬上爬下闹出太大的响声,已经搭成“人梯”常常跟着手电光,四手扶着墙,悄无声息地从房子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一天夜里,我们来到教师宿舍,不知是烟筒眼儿里的麻雀,还是掏麻雀的手撞破了老师内墙的墙纸,麻雀飞进老师的家中。原本万籁俱静的深夜突然间热闹起来,奔出门外的老师一开始以为我们在调皮捣蛋,大声地训斥我们,待问明原因后,立刻放低了声调,还让我们进家把逃进屋里的麻雀逮了回来。
       这件事后,我们便更加注意了,先要摸摸烟筒眼儿是不是堵严实了,为了不让麻雀飞走,我们特地找了一顶棉帽子,一旦发现麻雀,先用帽子把烟筒口堵死,然后再伸手进去掏,逮麻雀的时候只能横着使劲,千万别用力向前捅,此后,呆在烟筒眼儿里的麻雀再也没有逃脱过,也再没有发生过“非法入境”的事件。
 
        如今的学校四周,已经高楼林立,原本郊野中的热闹之地如今成了热闹之地中的“郊野”,“郊野”也在与时俱进,校庆返校时发现,当年野趣天成的荷塘鱼池变成了雕梁画栋的亭台水榭,当年天生丽质的村姑如今成了浓妆艳抹的少妇。
捉鱼逮鸟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我羡慕在这里上学的校友们,他们有着更好的学习环境和物质条件,我也怜悯在这里上学的校友们,他们再也感受不到我们当年捉鱼逮鸟、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