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亲历与思考》. 文攻武卫 5  

2012-04-09 15:58:42|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冷藏车里的同学

       从北京到南昌,我们乘火车足足走了四天,从武汉到南昌,列车走了3天两夜,开开停停,晓行夜宿,许多养路工人不按照规定巡路,加上沿途车站不时发生武斗,火车司机拒绝夜间行车。不过还好,我们没有像这趟列车上的多数乘客,在长沙站滞留更多的时间,并且是全体安全到达了南昌。

      我们来南昌之前,这里大约已有20几名同校的同学,他们住的地方离火车站不远,我们很快就同“大部队”汇合了。在这里的同学几乎人人手里拿着枪,我一眼认出了背着苏式冲锋枪的同班同学TYC,两人在外地相见格外亲热,我盯着他的枪,眼睛里充满羡慕的目光。他看出我的意思,便主动问我,想不想放两枪?他熟练地卸下弹夹,退出三粒子弹,从兜里掏出一个空弹壳压进弹夹,然后再将退出的三粒子弹重新压进弹夹,领着我来到楼道里,推开二层走廊的窗户,把枪交给我说:“一定要枪口朝天,扣住扳机别松手。”—— 哒哒哒!三声清脆的枪声在南昌平静街道的上空响起,午后的街道几乎看不见人,只看见楼下烈日的阴凉里有一个卖冰棍的,骤然响起的枪声吸引了他的目光,我们对视了一下,他便无事一般继续他的生意去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急忙问,你们的枪是哪里来的?他说,拿着北京市中学红代会的介绍信,还有本人的学生证,可以直接到武装部去领,开始给的是好枪,有56式机枪,56式冲锋枪、56式半自动步枪,每支枪配备一个基数的子弹,机枪100发,冲锋枪50发,半自动步枪20发,去晚了的人就只能领到53式步枪,七九式步枪、汤姆枪、卡宾枪等,子弹也有多有少。到现在也不是人人手里都有武器,有四个同学昨天和当地造反派一起去郊区“取枪”去了,其中有两个人就是赤手空拳走的,现在还没回来。

     这时的南昌城里,已经是造反派的天下,对立的保守派则退守到周围的郊区和一些较小的城镇。南昌城外偶尔还有零零星星的“战斗”发生,死人还是常有的事情。

       第二天,死人的消息再次传来,前两天去郊区“取枪”的两车人遭到了保守派的伏击,保守派在打扫战场时,只把车上的枪带走了,并放话让造反派去收尸,现在尸体已经放在南昌肉联厂,这些尸体中就有北京的学生,我们的同学。很快,派去认尸的同学回来了,在这次遇难的30多人当中,有两人是我们的高中同学,名字叫贺英和潘忠诚。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我们步行去南昌肉联厂去“探望”他们。南昌的八一大道很宽,街上车辆很少,偶尔会有一两辆经过改装的卡车飞驰而过,不少卡车的驾驶室外加装了钢板,驾驶室顶上加焊了一块长长的板子,盖过驾驶室前边的发动机舱一直延伸到车辆的保险杠上,从保险杠两侧立起来两根钢管,做为板子的另两个支点。这些车辆前面的保险杠上,经常见到两个手持短枪的人,他们一手持枪,一手扶着钢管。在驾驶室顶的钢板上,还驾着机枪,车厢两侧则是手持各种武器的人,车的后箱板通常是打开的,仅有一根铁链子挂在车后两边的侧帮上。

文革追忆反思 . 文攻武卫 5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图片摘自网络,我看见的武斗车身着轻甲,这是其他地区参加武斗的一辆重甲车辆)

        肉联厂的传达室在看过我们的学生证后,很客气的让我们进去,并告诉我们到厂房的后面去找。

       我们沿着高大的厂房向后走去,路旁是一条排水的明沟,一股股殷红色的污水在沟里一窜一窜地流着。厂房后面,是一条铁路专线,一列长长的冷藏车就停在站台旁。沿着站台走去,每节冷藏车外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接收这些尸体的时间以及发生战斗的地点。我们沿着列车一节一节地寻找,很快找到了冷藏这批遇难者的车厢。不久,来了一位肉联厂的师傅,告诉我们,这两天天气太热,让我们晚上九点钟以后再来。好说歹说,看在我们是从北京来的面子上,他允许我们进去看看,并告诉我们,进去不要怕、也不要激动。说罢,师傅找来一个安全灯,插上电源,打开电灯开关,交到我们手中,叮嘱我们说,你们一进去我马上就把车门关上,免得冷气跑掉,你们的同学进了门往左走,等你们看完了用力敲一下车门,我就放你们出来。

       叮嘱完毕,冷藏车的大门哗啦一下就被拉开一条缝,还没等我们看清楚里面是啥样,身后的门就咣当一下被关上了,被车里的冷气一激,我浑身上下顿时起满了鸡皮疙瘩。不知什么原因,高举的电灯突然熄灭了,我们站在死人堆里,一动也不敢动。不久,电灯再次亮了起来,我们逐渐看清了周围的一切:三十几具尸体被码放在冷藏车的地板上,大多数尸体上身挂着一块小牌子,写着死者的姓名,那些无牌的便暂时成为了无名尸。除了进门的一块落脚之地外,再往前迈步,就必须在死人的缝隙中落脚,脚踝两侧,小腿前后,时不时碰上冷冰冰的尸体。首先认出来的是贺英同学的尸体,他面色苍白,表情平静地躺在哪里,仿佛睡着了一般,我们相互搀扶着从尸缝中寻找着落脚点,走到他的尸体旁,轻轻地同他告别。而潘忠诚的尸体几乎让人无法辨认,整个脸是扭曲的,灰暗的脸色显得非常恐怖。车上其他的尸体也神情各异,相比之下,贺英的神态算是安详的了。不敢久留,我们很快退回到车门旁边。

      从冷藏车出来,我浑身上下仍是冰凉冰凉的,各个关节仿佛冻僵了一样,两条腿机械地轮流抬起,沿着那条排水沟懵懵懂懂地向门外走去,沟里的水显得更红了,仿佛冷藏车里已经凝固的血液此刻又重新流淌起来,一阵阵想要呕吐的感觉冲向头顶,随着脑瓜门的阵阵发紧,身上的鸡皮疙瘩更多了,整张皮肤仿佛成了一张蚕茧,一道又一道的丝线紧紧缠住了自己,勒进肉里,刺痛着浑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

       我们一言不发地在烈日下默默地步行着,一个多小时后,一身鸡皮疙瘩才彻底消失,我终于找回了以往的感觉。

 

接下来请看:文革追忆反思 . 文攻武卫 6 —— 血染温家圳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