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亲历与思考》. 文攻武卫 3  

2012-03-16 15:06:07|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枪响长沙

      上午登上从武汉发往长沙的列车,或许是因为武汉刚经历过一场浩劫的缘故,从武汉到长沙的列车上乘客不算太多,我们能够自由地从车头走到车尾。因为天气炎热,整个列车的窗户全是开着的,蒸汽机车冒出的煤烟不时从车窗内飘进来,在列车的前半部分,用不了多久车窗内就落上一层黑褐色的煤烟。

      我们从车头一直走到列车的最后一节,尾车车厢的门是开着的,一条铁链子挂在列车尾部的尽头,一名守车员坐在列车最后一排的座位上。我们站在车尾,手扶着跨接走道两侧的链条,望着不断向后退去的铁轨,听着守车员讲述着欧阳海的故事:

      他告诉我们,欧阳海就是在湖南段的铁路上牺牲的,恰巧赶上他就在这班车上执勤。他说:通常火车是轧不死人的,因为火车头前的排障器(就是火车头两边且在轨道正上方的小铁块)距离铁轨只有几厘米的缝隙,即便是倒在铁轨上的人也不一定被车轮轧死,通常情况下排障器加上火车头前形成的气流,会将车头前的物体“推”离轨道,欧阳海就是被火车撞飞到十几米外后牺牲的

       也正是由于火车头前人字形的“保险杠”和排障器的缘故,一般的障碍物不会让列车出轨,即使它是一头驮着炮架的骡子。

      健谈的守车员和穿车而过的阵风让一整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临近长沙几公里的时候,天色渐黑,列车又一次停了下来。

      临时停车是常有的事情,这里不是车站,火车要是长时间停在这里,整条京广铁路都会受影响的。我期待着列车的再一次开动,期待着早点到长沙吃晚饭。

      不久,所有的车门被列车员打开了,我们被告知长沙车站发生武斗,列车无法进站,何时开走以鸣笛为号。

      列车上没有饮水、也没有盥洗用水、更没有食品供应。我们饥肠辘辘,不想下车,仍旧坐在车窗旁看路边的风景。

《文革亲历与思考》. 文攻武卫 3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暮色中,远处农家的几个烟筒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冒出炊烟,不久,在村落通往我们列车停车地点的田埂上便出现了稀稀落落的行人,有挑着担子的,有挎着篮子的,也有背着篓子的、、、、

     “吃晚饭喽!”“辣椒盖饭—”“茶叶蛋!”“喝水的到这里来!”也就是在列车停车后半个小时的光景,铁路附近的仅有的几栋茅舍中的许多村民,不分老小,陆续涌到列车近前。

      卖的吃喝比其他地方都贵,一小碗糙米饭加一勺辣椒酱1角钱,这是最便宜的晚餐,一个素菜、一碗清汤外加一碗白米饭5角钱。从附近水井里挑来的凉水按照你的杯子大小论价,一小杯至少1分钱,热茶水要比这个价格高出几倍。

     我们下了车,我要了个中档的盖浇饭,一碗糙米饭上面盖上一勺炒辣椒,米饭很硬,辣椒很辣,井水很凉,吃的很香。

     长沙的夏夜暑热难当,车上、车下转来转去,怎么也找不到一处睡觉的好地方,老乡们卖完了晚饭接着回去做宵夜,好不容易有个来钱的机会,管它算不算“资本主义的尾巴”,挣到钱才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卖凉水的小男孩零钱不够,找不开人家给的两块钱,时不时转过来找人换零钱,吵吵嚷嚷的大半宿没消停。

      前后望去,整条京广线黑黢黢的,一整夜没有任何车辆驶过。

      第二天天亮后,沉睡了一夜蒸汽机车的烟筒里再一次冒出了青烟,随着第一声长长的汽笛,散落在附近的旅客陆陆续续回到车上,远处的田埂上也能够发现急匆匆赶回来上车的乘客,第二声汽笛响起来的时候,车门附近的旅客也上了列车,随着第三声汽笛的响起,列车缓缓地沿着京广铁路向南驶去。

      今天的长沙便是昨天的武汉,武斗仍在继续。

      一出长沙火车站,我们便被几手持大刀,胳膊上个戴红箍的大汉拦住了,我们正在纳闷的时候,前面的街道上响起兵兵帮帮的枪声,一条大街成了两派地盘的分界线,整条街道上空无一人。这一“西洋景”持续的时间不长,随着一声长长的哨音,警戒解除了,整条街道又恢复了通行。

     我们随着人流通过这段短短的街道,这一段所有房屋临街的一面,门窗全部用砖头砌死了,在砌墙的时候有意识地留了一些枪眼,这些枪眼留的很小,不足半块砖头大小,像个耗子洞,可以断定,射击手通过枪眼得不到足够的视野,不可能有效地杀伤敌人,却可以获得更高的生存几率。

     在这一段双方对峙街道的两端,咫尺之间便是热闹的去处,卖早点的、贩百货的、倒腾土特产的店铺、摊贩毗邻接壁,行人熙熙攘攘,一条大街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

     艳阳高照,远处传来阵阵沉闷的隆隆声,近处时不时弄出些噼噼啪啪的声响,也分不清是鞭炮、土铳、还是炸弹?我一边辨别着这些声响,一边踏踏实实地吃着鸡蛋醪糟,这里的小吃丝毫不逊于武汉,更远胜过北京。

     看着眼前的街道我想,这些人真是很有意思,或许刚才他们还在这里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转身回到街道两旁的工事里就变成了势不两立的冤家,这叫武斗还是在“过家家”?

   
接下来请看:文攻武卫 4 —— 混搭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