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亲历与思考》. 大串联 2  

2012-02-02 17:38:51|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走津探沪 

     (续上)

      在徒步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就是先回家去副食店买了2角钱的肉和5分钱的大酱,做了一瓶肉酱。第二天一早,在学校大食堂吃罢早饭,便带上肉酱、地图、指南针、洗漱用具、毛选四卷和自制的半导体收音机,与几名同学一道出发了。

      第一天走了大约70里地,中午在路边的一家小饭馆里吃饭,自己掏的钱。每人4两刚刚烙得的大饼,抹上我们自带的肉酱,每人外加一碗2分钱的汤,那叫一个香。到通县大串联接待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晚饭是免费的,比起中午差多了,吃完饭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前面的人在土路上走了很长一段,稀里糊涂就进了一间大屋子,没有被褥,只好用毛选当枕头。

      从通县起,我们过起了依靠大串联接待站吃住的日子。

     第二天我们仍然早早起床,很快就从土路折返到柏油路上。大家沿着大运河畔的京津公路前行,大运河的水很清,从没有见到过船。天气很好,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很少。我们走的很快,根据路旁的里程碑和书包里半导体收音机的整点报时,边走边做“行走试验”,测得我们当时的行进速度是每小时12-16里,每小时12里是“经济时速”,可以长时间保持这一速度,加快步伐走到每小时16里时,“油耗”明显增高,时间长了需要停下来休息。这一天的累计行程大约是120里地,天黑时到达河西务镇,行程过半。

       大家都很疲惫,有的人脚上还起了水泡。我们学着周围人的样子,找来热水泡了脚,用针引根头发从水泡中穿过去,头发就留在瘪下去的水泡里,然后才去睡觉。

     第三天,一觉醒来后双腿仍然酸胀,体力恢复明显不如前一天。于是大家决定把原计划一天的路程改成两天,今天只走60里,到武清县住宿,明天晚上再到天津。

     一路走走停停,在太阳高挂的时候便到达武清县城,晚饭后还有兴致到街上转转。

     第四天大家明显的缓过劲来了,进入天津市区后,本可以免费乘车的,但我们一直决定徒步走到住宿的学校,完全依靠自己的双脚完成这次300华里的“串越”。

     在天津的主要活动就是去南开等高校看大字报,这时大字报的内容早就升格了,对于校领导和老教授们的批判文章很少,多是对“大领导”们的。如对以刘少奇为首的62人“叛徒集团”的揭发,老革命“秦香莲”批判前夫“潘仁美”等等。有时间我们也去劝业场等天津的热闹场所看看,没太阳的时候,大家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比谁的方向认得准,北京人到初到天津,没几个人不转向的。

     就在我们商量何时徒步回京的时候,一个突发情况改变了我的行程。

     那天晚上回到驻地的时候,同屋有两个河北学生说他们的包丢了,我们赶快去翻藏在被子底下的半导体收音机,发现每个人放在被子里面的收音机都不见了。大家立即向学校的接待站报了案,同时查阅了他们的接待登记记录,得知学校当天下午只有几个上海人离去,与我们同住一个教室的只有1人上海人,登记的名字叫YYZ,学校是上海市南洋中学。我立即想到与我们同住一室的上海人以及他看到我们人手一个半导体收音机时流露出来的羡慕眼神,大家便决定前往上海去碰碰运气。

      我们几个人拿着学校写的条子一同去了天津火车站,车站站只同意给我们3张去上海的火车票。两个河北学生不愿意分开,我们只能去一个。

      当天夜里,我与两个河北的高中生一同登上了去上海的绿皮车。

《文革亲历与思考》. 大串联 2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一同大串联的同学们)

       因为不是始发站,能上车就谢天谢地了,过道里人挨人地挤着,行李架上也”搁“满了人,第二天我实在受不了了,看到有一个座位底下还空着,便钻了进去,也顾不上一双双臭脚在眼前晃来晃去,佝偻着身子便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火车已经停在浦口,一列火车被解组成几段,等候过江。从江北浦口到江南南京,用了整整4个多小时。

      到上海后被安排到江湾的一家工厂住宿,离市区很远。住的地方可能是厂房吧,屋子又高又大,能住几百人,一张张席子整齐地铺在地上,上面有一床薄被子和铺位编号,我们被安排到铺位上后,每人发了一张7日内有效的公交月票和工厂的餐卷,并告诉我们这些免费提供的吃、住、行最多只有7天。言外之意是7天后必须离开上海。

      这里的伙食明显比一路走来的大串联接待处好得多,只是喝不惯这里的水,一股浓重的氯气味道,为了少喝水,每顿饭后灌个汤饱。

      吃完晚饭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南洋中学,我们找了本电话簿,查出上海有两个南洋中学,一个就叫南洋中学,另一个叫南洋模范中学。我们决定先去南洋中学。

      第二天上午,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来到公共汽车站。上海公共汽车的售票员个个身手不凡,不像北京的售票员有围起来的专座,他们全部是站着售票,前一站站在在前门,下一站到站到后门。车一到站,最先下车的是售票员,再车下面查票、补票,开车的时候最后上车,许多时候要奋力挤才能够关上车门。他们也没有北京售票员身上跨的票袋子,车票和钱全捏在一只手里。我心想:哇,上海人这么能干!

      换了两三部车子后来到南洋中学,学校里除去传达室里的老伯伯外,里面见不到其他任何人,老伯伯说他不知道学校里有没有叫YYZ的学生,也不清楚老师和校长现在在哪里。我提出要看学校的花名册,他一开始推说学校前一阵子很乱,不知道花名册是不是弄丢了,接着说要是有的话,也不知现在放在哪里。

      一问三不知,碰了个软钉子。我们出了传达室,商量了一下,决定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查下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两个河北的哥哥都是北方大汉,自告奋勇地说,要是动手,他俩先上。

       我们三个人再次回到屋里,继续索要“花名册”,老伯伯还是满口的“阿拉不晓得”。我递过去一句话:“你不知道也没关系,你找不到就让我们自己找,反正撬锁也费不了多大功夫,大不了再破一回四旧!”老伯伯一听此言,顿时软了三分,赶紧说:“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些时光,让阿拉再想想办法。”

       他出去不久,就把花名册送了过来。没费多大劲儿,我们便在初一的学生中发现了YYZ的名字。接着我们就要YYZ家的地址。老伯伯见状,赶紧同我们说,明天是老师们集中返校的日子,我见到他们班主任后,一定让她把YYZ叫到学校来,你们明天下午再来这里行吗?事情比我们想象要顺利些,趁着还没有闹僵,见好就收吧!

       第二天我们到学校的时候,老伯伯早就侯着我们了。YYZ还没有到,另一名小同学站在老伯伯身旁,老伯伯说,他家就在附近的江南造船厂公房,一会儿就到。果然,不到5分钟,YYZ便这位小同学出现在我们面前。一见到我们的面,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没等我们开口,便竹筒倒豆子般把他干的事情一五一十全交代了。

      他对我们说,除了包里吃的东西外,其余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上海北站失物招领处了。我们问为什么要放在失物招领处?他说:“一回家我爸爸就问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我说是捡的。爸爸说你哪里检的,我说是在火车上捡的,爸爸就逼着我把这些东西送到失物招领处去了。不信的话我马上领你们去取。”

        老伯伯始终陪着我们,听到此处,他对我们说,他还是小孩子,你们千万不要打他啊!并坚持同我们一同乘公交车去上海北站。

      在北站的失物招领处,YYZ按照要求填写了一张表格,没有再问一句多余的话,两个包包就从窗口递了出来,大哥哥的证件和纪念章还在,我们的半导体收音机还在,我打开听了一下,都响着呢。

      我们没有食言,自始至终没碰YYZ一个手指头。

 

      YYZ同南洋中学那位老伯伯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的上海人,还有就是未曾谋面的YYZ爸爸。算起来的话,YYZ今年该60岁了。在这里祝这位曾经失足但没有失身的小弟弟晚年幸福安康,如果YYZ爸爸还健在的话,也向他老人家致意,是他让我看到了上海工人闪光的品质。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