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文革追忆反思:假做真时真亦假  

2012-11-27 15:19:00|  分类: 文革追忆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话、大话和空话并非起于文化大革命,也没有因为“文化大革命的胜利结束”而终止,然而我对假话、大话和空话的认识是起于文化大革命,并因为曾经“傻呵呵地”说过几句真话,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时险些被定为敌我矛盾。

      但凡说假话者大抵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是无事生非的造假、诬陷,目的是打击别人或抬高自己,这种人为数不多,其地位越高,危害越大;第二种则是明知是假却不得不造、不得不说,说假话的目的是为了取悦上级或者保护自己,这种说假者为数不算少,至今未绝;第三种则是不知是假,信以为真,误当真话去讲、去传,这种“假话真说”的人最多,就像我们这样的平头百姓绝大多数均归入此列。

       大话同假话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界限,牛皮小吹吹算作大话,吹大了便成假话了。大话是假话的孪生兄弟,经常在同一篇文章或报道中同时出现。

       空话或许源于对实质性内容进行包装的需要,对先进典型、好人好事,阶级斗争新动向等进行梳理、总结、拔高,包装成具有一定高度的符合“新八股”要求的官样文章,久而久之,包装越来越厚,内容却越来越少。“神”话越来越多,“人”话越来越少。

       文革期间,国民经济连续几年停滞不前,政治取代了一切。每年两报一刊元旦社论,却年年都是形势大好、一天比一天好;从国际到国内,洋洋洒洒,全是顺心事。平日里的文章,也离不开歌颂伟大领袖英明决策,高瞻远瞩;表现人民群众翻身解放、当家做主;当然还要提到地富反坏右贼心不死、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

       文革初期,我们是一群人云亦云的孩子,在那种近于宗教狂热的政治运动中,说过不少错话,做了一些错事,成了第三种不知是假,信以为真的假话传播者,个别人变成了打手,沦落为炮灰。

      梦魇之后,我们当中的多数成为逍遥派,成为国家大事的旁观者。

   记得文革前的小学语文课本里,有一篇课文叫《朱德的扁担》,说的是在井冈山,朱德坚持走几十里山路,和士兵们一起去挑粮食。可是到了文革的第二年,《朱德的扁担》一下变成了《林彪的扁担》。著名的朱、毛在井冈山的会师的油画也被改成毛和林彪的会师,在那个年代,这种肆意篡改历史的现象比比皆是,说真话倒成了一种罪过。

      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后,看到了许多明知是假却当真话去讲的事情,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老连长谭土林“阴奉阳违”,拒不执行上级六月份播小麦的指示,私自改播大豆的事情(详见我的博文《北大荒记忆 . 老连长谭土林 》http://yn.lin.blog.163.com/blog/static/88225052201162135015437/)。秋后算账,谭连长的正确做法并没有得到肯定,下达错误命令的领导也没有承担任何责任。

       第二年建三江的小麦正常播种,正常的年景,正常的产量。我却从人民日报上看到一篇建三江小麦喜获丰收,产量比去年增产 xxx 的报道。从客观数据来讲,小麦产量翻几番的数字或许是正确的,但掩盖了一个严酷的事实——去年因为天灾、人祸。导致许多麦田颗粒无收!去年瞎指挥的人因祸得福,去年没遭到批评,今年反倒招来表扬。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国家级媒体对我亲历的事情的一次绝妙的报道,印象非常深刻,对传媒报喜不报忧的报道方式和写作技巧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后来我也成为一名连队干部,面对一波又一波的运动,深感无所是从。

文革追忆反思:假做真时真亦假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文革追忆反思:假做真时真亦假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文革追忆反思:假做真时真亦假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文革追忆反思:假做真时真亦假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文革追忆反思:假做真时真亦假 - 林家铺仔 - 林家铺仔

     当你明知是假又不得不假时,倒不如当个傻子过的痛快。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有人在。那时,我们一帮子连长指导员们聚在团招待所的大通铺上,电灯一关,神话便成了人话:

       “上边让说啥就说啥,管他完成完不成呢、、、、

        干脆派一帮子机器人来管算了,反正能说就行,还要我们这些人干啥、、、、

        XXX凭什么当先进?还是林彪说得对,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

        你是怎么糊弄检查组的?给介绍介绍、、、、、”

        编假造假成了当时连队基层干部之间心照不宣的“机密”。

       或许我是这些“心照不宣”人群中的一个另类,或许我是那个说破“皇帝新衣”秘密故事中的那个天真的孩子,这样的日子久了,我觉得自己变成两个“我”,一个是现实生活中当连队指导员的我,一个整天说假话的我。另一个便是思想领域中真实的自我,一个没有思想束缚的我。

        当我刚一怀疑某些“天条”的时候,开始是连想都不敢继续往下想,生怕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思想不自由,毋宁死”不是我的信条,我没有那么高尚。我只能是“假作真时真亦假”,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当一个“当面造谣不带脸红的”“刚拉完屎,提起裤子就不认帐”“没有羞耻”的机器人,因为这是我的职业和工作岗位。

       在思想上,我有自己的是非评判标准,除了偶尔在亲密的伙伴之间有所流露外,在绝大多数时间则把它深深地埋在心底,直至粉碎了四人帮,文化大革命胜利结束的时候。

       然而对我而言,文革并没有到此结束。

       因为此后还有某个上级领导找我“谈心”,以党的名义让我“和盘托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向党交心”,当傻呵呵的我将真实的自己暴露给“党”之后,一场文革式的厄运便降临在我的身上、、、、

         接下来请看 —— 《文革追忆反思 —— 文革并没有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