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北大荒记忆 . 知青/老职工、男人/女人(中)  

2011-11-01 15:47:33|  分类: 后北大荒时代(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上)

        我的堂兄在四川插队,他给我家的信中谈到:“我一人被分派到山沟里的一个农民家居住,离周围的人家有几里地远,这家只有两个女儿,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去当上门女婿嘛……我坚决要求离开这个地方……迟早要回到重庆。”

       但当时相信自己能够回城的人只是少数,能够运用各种手段和关系回城或转去当兵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多数人只是随波逐流,懵懵懂懂的就去了农村,以为住到贫下中农家里就是去接受他们的再教育。我的一位高中同学J去了内蒙牧区,有着和我堂兄一样的刚下乡时的遭遇。农区的处男处女尚能够择屋分居,而在大草原的蒙古包里却没有这样的条件,J无法守住他的处子之身,在恢复高考前便与同住在一个蒙古包里的牧民女儿结婚了。J后来考上了国内名牌大学,读研的时候,他的“小芳”也随他来到北京,靠做临时工为生,这是这一特殊时期造就的特殊家庭,男方是研究生,女方大字不识一斗,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由此看出,是中国的传统观念——“糟糠之妻不下堂”仍在深深地影响着我们这一代人。在传统的观念里,男人应该对委身于自己的女人负责,爱情是第二位的。而更多地女人则把爱情放在责任的前面。

       C 是一位70届的初中女生,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一个是与她同一批来的同城男生,另一个是来自另一个城市的老高中“才子”。C与男生的恋情是公开的,是精神上的,C与“才子”的关系是地下的,肉体上的。天长日久,男生发现了C与“才子”之间的蛛丝马迹,逼着C写出与“才子”之间曾发生过的细节,这无异是一个短篇的黄色小说。男生告诉C,写了材料,说清楚后我仍然同你好,材料只是捏在我手中的一个证据,就放在我手里,是我对你的一个“紧箍咒”。当C将辛辛苦苦写下的材料交到男生手里后,他看完后便转手将这份材料上交给连里,并从此与C断绝了来往。

       不久,知青返城的大潮席卷了北大荒,当C与“才子”回到各自的城市后,C专程到“才子”居住的城市,想最终确定两人的关系。“才子”的态度是,出于责任,我可以马上就同你登记结婚,但从内心讲,我觉得现在我们两个人不一定合适。C需要的是爱情而不是责任,她负气回到自己的城市 ,不到一个月便嫁人了。这件事男子守信,女子守情,男子坦诚,女子坦荡,很难说是好是坏,孰是孰非,但这也无疑是时代造成的悲剧。

       同样的悲剧还有很多,而一些悲剧的开头是甜蜜的、令人羡慕的。

        M是一名老职工子弟,聪明能干,当自己的知青妻子回城后,他也设法调入这座城市,在刚刚改革开放的80年代初期,到处充满了机会,他在一家建筑公司当上副总,同时也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挣到了令人羡慕的第一桶金。M为人豪爽,经常为其他知青和荒友排忧解难,仗义疏财,在回城的知青圈子里经常抛头露面,奇怪的是,他的妻子Y——原本的城里人却从来没有出现在知青聚会的场合。我有一次同他一道出行,途中他向我道出了他的婚姻故事:

        他的知青妻子Y结婚前同M的全家关系融洽,M的全家都非常喜欢Y,把她视为家人。当Y向M的父母提出要同M的弟弟结婚的想法时,M的父母却非常为难,因为M当时尚未有对象,而弟弟却要走在哥哥的前面,这在老一辈人看来不合情理,于是M的父母婉言相劝Y同M结婚,他们还是一家人。Y终于同意与哥哥结婚,在M同Y结婚的当晚,M发现Y背着他在偷偷地哭泣……

       随着知青回城的的浪潮,M追随着Y回到城市,他的弟弟只身去了日本……

       在其他人的眼里,M同Y及他们的孩子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家庭,他们也从未将自己的“家丑”外扬。随着岁月的流逝,经常抛头露面的M沉寂了,我们之间的联系断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我们再次见面时,站在他身边的是另一位女“知青”。这时我才知道,他的家庭已经重组,Y已同他离婚,搬到她们的女儿工作的另一座城市。M的公司已经关闭,曾经的财富已经成为过眼烟云。他现在的妻子是他曾经帮助过的一位知青的遗孀,当她得知M的现状后,卖掉了自己的住房,还清了M的债务,搬到了M的家里。如今靠着两人微薄的退休工资过着相敬如宾的日子。

        在本文的撰写过程中,又从赵老师的博客里,得知了另外几个“老”职工与女知青的爱情故事:“……文章中讲述的那些故事有的我听说过。有的让人同情,有的已在人们预料之中,有的……为此,我联想到我自己的故事,当年那位六四年下乡的北京女知青如果答应我的话,我不知道是啥个样子的结局哟。可能象杨英瑞,杨英瑞是老一辈闯关东的山东人的后代,是我的学生,从八五0农场大连屯调到红卫农场一连的。在一连他与一位上海女知青相爱结婚,生有一女,后来知青携女回沪,解除婚姻关系。如今杨英瑞孤苦伶仃,生活甚是艰难。去年我们通电话时,他还在暴风雪中给人打工……也可能象王学东,王学东也是老一辈闯关东的山东人的后代,我们一起从八五0农场大连屯调到红卫农场一连的。后来调到三十二连,他与一位上海女知青结婚后生了一男一女,再后来全家调回大连屯,2003年我回大连屯时到他们家看过他,老两口忙着晾晒苞米什么的,我戴着帽子口罩,他们没有认出我是谁,我认真地说;“你晒的这些粮食我都买下,咱到屋里谈谈价格吧。”进屋后,我把帽子口罩一摘,王学东就把我抱住了。他们把两个孩子,放到上海一个,留在身边一个,老两口种了些地,虽然苦些累些,可日子过得不错……”

       上世纪50-60年代反映边疆的电影和文学作品让许多知青对边疆的美景及少数民族少女的清纯充满向往,我还曾遇到过一位年轻时坚决要去新疆的老知青,他支边前就憧憬着娶一位美丽的维吾尔族姑娘为妻,并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在年轻的时候上演过一出轰轰烈烈的人间喜剧。人过中年,岁月蹉跎,年轻时的罗曼蒂克早已被年龄磨平,和多数知青的命运一样,他最终同这位共同生活多年的维族“姑娘”分手,骨瘦如柴地只身回到城里。当人们问到他娶维族老婆的感受时,他面带苦涩地说:受不了,抽水机。

       更多的男女组合,是在知青自身的圈子内,这种充满苦涩、心酸却两情相悦的恋情往往以悲剧的方式开场,至今却仍以喜剧的方式继续着。(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