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北大荒记忆 . 垦荒者日记 4  

2011-08-14 16:55:32|  分类: 北大荒的日子(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年 4月 X 日

      真没想到,这辈子头一次播种竟是在夜里。

      昨天夜班,原来是耙地的,因天气预报明天有雪,团里紧急通知,要各连无论如何把整出的土地抢播上。偏偏播种的 7 号车趴窝,这活该着让我干。好在老赵、老吕和其余的播种机手全不下班,仍连续夜战,我心里踏实多了。装上种子,开开停停,一圈没下来天就黑了。

      车一掉头,我就发现金胖子拿的马灯已经点上了,在远远的前方,像航标灯似的一闪一闪,好像对我说:“朝这儿开!”老赵、老吕分站在播种机的左右,不是打着手势指挥。此刻我觉得自己又仿佛变成了孩子。我刚刚学骑车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在爸爸妈妈的保护下,兴奋地骑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自行车,歪歪扭扭地向前、向前、、、、、

      加种子时,发现扛种子的人多了不少。仔细一看,原来是金胖子、谭连长,还有上白班的弟兄们。

      吃罢夜班饭,天空就飘起了雪花,地上已经冻上了薄薄的一层冰壳。也许是这个缘故,播种机拖堆的现象基本上没有了,车子的负荷也骤然轻了许多。我换上三档加大油门,“东方红”沿着划印器留在雪地上清晰的直线,在雪夜中欢快地奔驰着。

      快到地头时,由三连方向影影绰绰走过来一个人,时不时蹲下来,用手在雪地上扒拉着。车子转回来时,那人还没有走,远远地站在那里。

       在车灯的照射下,我发现那人是“老姜头”—— 我们八五零农场的“苞米大豆场长”,原来他也没睡。我赶紧停车,大声招呼着:“姜副团长,上车吧!”他挥了挥手,示意让我快走,而他仍旧在雪中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这二十多米宽的庞然大物从他身边隆隆驶过。

       黎明时分,我兴冲冲地走进食堂,刚想像往常一样吆喝一声:“掌柜的,来碗粥!”话刚到嘴边就咽了回去。在食堂的灶旁,依偎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没错,是他——老姜头,我们的老场长,就和衣睡在麻袋上,睡得是那么香、那么沉,就像我们刚刚播下的种子,静静地安睡在北大荒的土地上。

      春雪仍在无声无息地飘落着,天地万物,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