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北大荒人》 . 苞米大豆场长  

2011-07-31 18:00:19|  分类: 北大荒的日子(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场长姜振兴是一个典型的工农干部,40 年代参加革命,文革前就是 850 农场场长。因“不突出政治”,文革时被戴了个“苞米大豆场长”的帽子,到 62 团后大家背地里不叫他姜副团长,都叫他老姜头。听说他当兵时几年末给家中写信,害得老伴儿急出了一身病,后来落下了半身不遂。转了业,老伴也接到家了,但一家人呆在一起的日子也没几天,老爷子三天两头下连队,夜里也不着家。

     他下连队从不张扬,经常一人在地里转,从一个连的地号转到另一个连的地号。饿了,找个食堂随便吃点儿,半夜里困了,也不打搅连队干部,在炊事班柴堆上就能睡他一觉。看这个连队没啥毛病,就接着往下转,要是发现问题,就把连长,指导员叫来说上几句。实在走累了,打个电话叫个车送上一程,一到地方,多半又把车打发走了。在场里干部中,论资历他是从前往后数,论穿戴是从后往前数。

        因为同是来自 850 农场,在 4 师组建的的62团中,他与我们连的人更熟悉一些。76年团里的干部“组团”去大寨学习回来,姜场长(副团长)同一连的蔡指导员、三十二连的黄副连长专门在北京停留了几天,姜场长住在我家,正在北京休探亲假的北京知青陪着他们参观了天安门、故宫等景点,临走时姜场长给我留下一大包松子,告诉我这是他专门问林业股要的种子,原准备带到大寨,让七沟八梁一面坡上长出东北的红松,可惜始终没有机会。从他嘴里,得知他们在大寨的参观很不自由,不得随意走动,不得与村民交谈、、、言谈中,也隐隐感到他对此次学习参观的行安排不满。他让我把松子炒炒吃掉,不准备带回黑龙江了。这些松子粒粒饱满,家父还特意在花盆中种了几株,可惜没几年全部死掉了。

北大荒记忆 . 苞米大豆场长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77年底我受到小人算计,某些团领导整我的材料,按照“现行反革命”整材料上报后(我是事后才知道的),在连里停职反省。这期间我上团部,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全都绕着我走,唯独姜场长依旧如故,不仅邀请我去他家里吃饭,还留我在他家里过夜。

78年底我平反后回到北京,我们之间的联系不是很多了,但有一封信我始终保留着,信很长,摘录如下:   

“永宁同志,我们不知不觉己经离开七八年了,这七八年的时间在各方面的变化都是很大的。就农场来说,人变了,地也变了,各方面的情况也变了。你走以前很多情况你是了解的,你走后各层人员不断地更换,生产和经营结果年年下降,群众的生活一年低于一年,心一年散于一年,干部都换了几茬儿了。换下来的无路子的呆在家里,有路子的都走了。连我也离开了农场回到了我的老家山东……”

 “生产变得更大,原来是机械生产为主,而现在田间管理,麦收,秋收全动人力,地基本都荒死了。因为面积大,人都收烦了,每年收割时间拖得很长,损失很大。”

 “在人思想方面,上面图亨受的人多,不管那个干部,离了小车不能下队。原来六七十平方的隹房说小,又一户花四万多元盖有水电,有卫生间,有前后院墙,大菜园的九十多开方的高级房,而为分房场里的干部争个不休……”

“去年搞家庭农场,如果组织好了还可以,结果领导干部往下一推,即不发工资又要叫下面吃高价粮。更不能给下面想点子加强技术指导。结果弄得下面吃饭困难,穿衣没有钱,到秋天大部分都亏损,有的亏一万或几万元。最多的亏四万元。现在上下矛盾很大,己不是你在的那个时候上下一致,为革命为生产。”

 “回想起我们和来自五湖四海开垦北大荒,建设北大荒的青年们费尽了心血建设的业绩,现在到了这样的情况多么扫兴。”

“可惜我现在老了,你们也离开了红卫农场,再没有机会改变这种败局……”

 “我现在生活的很好,这里属海洋性气候,副食品,蔬菜、海产品比较丰富,是适合老年人生活地方,请你们都放心。现在不好的是我的家属半身都瘫痪了,离不开门,希望你们有机会到这里来……”

我始终记着老场长的邀请,在2008年专程去山东看望姜场长(详见博文《姜场长你好吗》http://yn.lin.blog.163.com/blog/static/88225052200872155213345/  ),

北大荒记忆 . 苞米大豆场长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来自北京、上海、山东的知青同姜场长一家在干休所的合影

90岁高龄的他对一些往事还记得很清楚,他主动谈到我当年挨整的事情,说他明知道不对,但那时他是说话不管用,我赶紧把话岔开了,难得一见,说点高兴的事才对。

转眼又是3年过去了,现在偶尔还同姜场长的儿子姜书杰通个电话,听说老爷子身子骨还是那么硬朗,祝他老人家长命百岁。

(注:在我整理这篇博客准备将其转到微信的时候,姜场长已经去世了,无疾而终,享年96岁。)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