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北大荒记忆 . 塌方  

2012-01-12 23:25:10|  分类: 北大荒的日子(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悼念战友黄爱芳、吴文华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许多 40 多年前背诵的毛主席语录我至今仍能脱口而出。在那个背诵红宝书的年代,死人的事情确实是经常发生的。

       从1966年6月开始文化革命以来,从亲眼看到美术教师陈宝坤被身边的同学活活打死开始,几乎天天都听到或看到死人的事情。

       1967年冬天,我们学校的第一批同学就奔赴了北大荒,不久,一个同学便在修水利的工作中,被放炮蹦出的冻土块砸中身亡,这件事在学校是作为正面报道的,说他死的光荣。他的弟弟在1968年又去了同一个农场,继承哥哥未完成的事业。“无数先烈在我们面前英勇牺牲了,让我们掩埋了他们的尸体,擦干身上的血迹,继续前进吧!”当时我们是这么背诵的,也是按照这一“最高指示”去做的。

       1969年3月从老团来到红卫农场不久,我们班便被派到福利屯的小旅馆里“驻扎”,任务是给新建的红卫农场倒煤。四五台卡车从双鸭山煤矿将煤拉到红卫农场位于福利屯的货栈,我们就负责装车和卸车。后来,大家觉得大冷天坐卡车太遭罪,便将人马分成两拨,2/3 的人员移师双鸭山煤矿负责装煤,1/3的人员留守红卫农场货栈负责卸煤。我去了双鸭山,每天的活就是往卡车上装煤。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国营的大煤矿,从井下掌子面上爆破下来的煤块先由矿工铲到电溜子上,电溜子类似于扬场机或康拜因上输送粮食的提升器,由铁槽,铁链和铁质铁刮板构成,铁槽内的煤块被由铁链牵引的刮板推动,汇集到一列翻斗矿车上,满载的矿车被卷扬机从斜井拽上来,然后煤块便被翻倒到一条巨大的传送带上。这条传送带将原煤送到高高的煤仓里。火车皮就在煤仓下面,原煤依靠重力自动流入一节节货车车厢。这些火车厢内的煤炭是国家计划内的指标,不是给红卫农场的。

       给我们的煤叫“落地煤”。顾名思义,落地煤就是煤仓满了后,火车来不及拉而从高高的煤仓溢出掉落到地上的煤,这些煤久日不拉,堆积如山,其“陡峭”程度要比附近金字塔状的煤矸山还要“挺拔”。每每爆仓,“煤石流”便沿着陡峭的煤山滚滚而下,我们便立即跑的远远的。

      在我们来装落地煤之前,早有附近的村民赶着牛车到这里拉煤,一车煤大概十来块钱,论车不论称,所以他们都是可劲地装,挑好的装。我们来时,挑剩下的次煤、煤矸石同刚刚落下的新煤混在一起,装起车来十分不便。好煤分量轻,色泽亮,次煤和煤矸石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但都是色泽发污,分量沉重,看一眼或一上锹便知是煤、是石。为了不把近 1/ 4的石头拉回货栈,也为了提高装车效率,我们向煤矿方面提出希望他们找人协助把煤中的石头分拣出去,矿上满口答应。

       第二天我们上班时,呼呼啦啦来了好几十人,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他们拣一层石头,我们装一车煤,工效明显提高。在等车的时候闲谈,我们得知,他们原来都是井下的矿工,工伤后工资照发,在地面上找点活干,没活了便在家呆着。矿上让他们来也是不用白不用,不必再另开一份工资。能来这里干活的全是伤的轻的,还能干活,也还得干活,重伤或死了的有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这是我刚刚领略了煤矿的辉煌后,紧接着见到它的另一面。

       没过几天,我就亲历了煤矿的“另一面”,对“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这句话有了更切身的体会。

       两次险情全是发生在装煤的时候,一次是煤仓爆仓,一块拳头大的煤块砸在我的头上,幸亏我戴的是皮帽子,砸的位置也比较偏,只是把帽子从头上砸掉了,晕眩了一会便没事了。另一次是煤山发生了塌方,我发现煤流下来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被煤石埋过了大腿,尚不及腰。但因人已被斜着埋进煤堆,靠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自救。所幸战友就在身旁,连挖带拉,出来后活动四肢自觉无事,被撩开衣裤检查亦没发现伤及皮肉。稍事休息便继续“挖山不止”,但从此后见“山”便添加了几分小心谨慎。

       回团后去三连的沙坑拉过几趟沙子,感觉这里缺乏长远的规划及有效的管理,这个沙坑已经被挖的很深,却无人将地表层的土壤推走,扩大工作面,让整个沙坑更大一些,更平缓一些。因为有挖煤被埋的经历,当时就预感到这里早晚要出事,没准哪个连队来这里拉沙子时要倒霉。

北大荒记忆 . 塌方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没想到一年后这一灾难竟降临到我们的连队。

     1972年9月13日,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转折点一周年的日子,北国边陲天气晴朗。

     这年9月也是新建不久的连队最忙的时候,脱坯、烧窑、盖房;开荒、翻地、耙地都需人手和机车,拉沙子的活儿只能安排在夜里,并且全是女生装车卸车。这天夜班当班的“铁牛”司机是韩伟,装卸工是黄爱芳、吴文华和 ZPL三个弱女子,干的却是男子汉的力气活儿。

       谭连长的一贯风格是包干制,一个夜班拉辆车沙子。所以这天白班的“铁牛”一完活,韩伟同他的女子装卸队就早早出工了,第一趟沙子晚上九点多钟就拉回来了,这时连队许多人还没睡觉,第二趟沙子也装的很顺利,韩伟帮着三个姑娘将靠沙壁一面拖斗的大箱板关上后,便走到铁牛旁准备发动车辆。这时,黄爱芳和吴文华站在拖斗与沙壁间,ZPL则在拖斗后面,三个姑娘还要把关上箱版后的拖斗装满才肯走。

       偌大的沙坑里只有这一辆车子,周围是高高的树林,树梢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今夜的星光格外灿烂。远处不时传来阵阵秋虫的鸣叫、、、、

        在这个北国寂静而美丽的夜晚,此时此刻,吴文华心里想的或许是明天如何给家里写信;黄爱芳想的或许是怎么能在连队的单杠上多转几圈;ZPL或许在惦记着她正在练习的吉它曲目、、、或许她们什么都没想,只是一门心思装沙子。秋夜里一锹锹有节奏的铲沙声听得分外清晰。

        也就是此时此刻,韩伟听到另一种沙沙的声音,回头一看,大事不好,塌方了!!!

        塌下来的沙子已经把拖斗和沙壁间的缝隙填满。黄爱芳和吴文华不见了!他赶紧跑到拖斗后面,发现了被沙子埋住的 ZPL,只剩下一个脑袋留在地面上。

       顾不上抢救ZPL,韩伟疯了般地冲向三连驻地。

       当、当、当!集合的钟声一声比一声凄厉,叮铃铃,求救的电话铃一阵比一阵急促。

       三连的战友最先赶到现场,ZPL 得救了。其他两个人还是没有发现。

       一连的小车很快停在32连的路口,早已等候在路边的小伙子们手持铁锹,飞身窜上拖斗,尚未立稳,小车便咆哮着向三连冲去,开车的王来福师傅早已把油门踩到底,发飙的铁牛在空旷的田间道上箭一般地飞奔。       

        高大的沙壁已经完全坍塌,挤在拖斗一侧的沙子随挖随落,松散的沙子挖一点就流下来一点,抢救进展非常缓慢。救援的人们手挽手站到拖斗上方的沙丘上,用自己的躯体铸成围墙,阻止着沙魔向下流淌。

        当团部的救护车最后开到现场的时候,黄爱芳和吴文化的躯体还没有被发现。

       抢救现场忙而不乱,在狭小的塌方现场,精壮的小伙子轮番上阵,用自己的双手挖掘着粗糙的沙粒,他们身后是铁锹和箩筐组成的大军,对面则是几道手挽手铸成的人墙拱卫着抢救现场。

      当第一条胳膊露出来的时候,一支强心剂针便注入了这个年轻的躯体,当一个人的躯体挖了出来的时候,一群人便立刻环顾在四周,清理口腔、鼻腔,做人工呼吸,当两个人的躯体被挖出来的时候,两颗年轻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所有的抢救活动戛然而止,几百人的奋力拼搏,最终没能挽回两位年轻战友的生命。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在这个北国寂静而喧闹、美丽又黑暗的夜晚,她们在生命的尽头究竟想了些什么?

      两个人的尸体直接拉到了团部,放在一个帐篷内,LXH 和几个女生守在她们身旁,为她们继续清理七窍内的泥沙,帮她们擦净酮体上的污痕,代她们梳理满头的秀发,让她们穿上最喜爱的衣裳、、、她们静静地躺在空荡荡的帐篷内,默默地等待着她们在远在上海的家人到来。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我们用毛主席语录为她们送行,也为我们自己壮行。

      伐木时的回头棒;

      打石头时的哑炮;

      修水利时候被炸药蹦上天的冻土块;

     从高高的煤仓滚落下来的落地煤、、、

     这些都是我和我的同伴经历过并仍需要继续面对的工作,谁敢说死神就能对自己网开一面?

 北大荒记忆 . 塌方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活到今天的人没有忘记长眠在北大荒的战友,为他们重新修建了陵园,愿他们的灵魂早日安息。

北大荒记忆 . 塌方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过到今天的我们应该知足,同黄爱芳、吴文华们相比,我们见证了祖国从封闭到开放,人民从贫穷到小康的嬗变,今天的我们会更加尊重科学、珍惜生命,但“要奋斗就会有牺牲”的精神同样会永远陪伴着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