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家铺仔

行五洲四洋、走千山万水;观世间众象、摄动人瞬间。

 
 
 

日志

 
 

《北大荒的动物世界》. 瞎虻  

2011-06-03 21:03:35|  分类: 北大荒的日子(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完了北大荒的蚊子、小咬后,就轮到瞎蠓了,北大荒的瞎蠓,是三类杀手中体型最大的一种,但也是对我们骚扰最轻的一种,依照它们对我们的骚扰程度,我认为蚊子最凶,小咬次之,瞎蠓殿后。因为瞎蠓个头大,目标明显,人挨它叮咬的不多,它更多是叮咬牲畜,或许它们更喜欢牲畜的味道,或许它们欺负牲畜奈他不何,在“马尾巴的功能”达不到的地方,它能够趴在马、牛等牲畜的背上直喝得肚满腰圆,被叮咬的牲畜浑身肌肉一阵阵颤动,尾巴、脖子不停的甩动,甚至趵蹶子、满地打滚,试图驱赶它们,但对于正在饱餐之中的瞎蠓无济于事。牲畜被瞎蠓叮咬的地方往往鲜血直流,惨不忍睹。套在大车上的牲口因为“五花大绑”,无法就地翻滚,更受瞎蠓的欺负,实在被盯得受不了的时候,还真有毛了车的时候。所以对于牲畜而言,瞎蠓可能是它们最恐惧的杀手,牛虻,马蝇子就是东北人对瞎虻的另两种称呼。

       我在1969年有一段时间同一只骡子亲密接触,这也是我同瞎蠓打交道最多的时候。因为我需要骡子,瞎蠓也喜欢骡子,于是我便多了些观察瞎蠓的机会。

        1连靠近水线边上的一块高岗地因为春天烧荒,成为62团最先被开垦的荒原,几十台拖拉机在这里翻地、耙地,满地转悠,吃饭是个大问题。连里把送午饭和夜班饭的任务交给了我。

       几十号人的饭,有近百斤重,用扁担挑到地里是个很辛苦的活。虽说已经到北大荒有近一年光景,挑着担子走这么远的路还是第一回。尽管我早已能够在行走中换肩,也不会把水桶中的菜汤洒落,咬着牙坚持着已经干了几天,也没误了兄弟连队的拖拉机手吃饭,但我还是想找个更轻尙的办法,于是我想到了磨豆腐的瞎骡子。这匹瞎骡子拉车不好用,拉磨不用蒙眼睛,它只是早起拉上一两个小时的磨,其余时间全都歇着,我送饭的时侯正是它的休息时间,何不请它帮忙呢?找到做豆腐的“老板娘”——北京知青刘嘉庆,她满口答应,说要你请得动它,不耽误我做豆腐,咋用都成。

         我找到两个带盖的大水壶,代替水桶盛汤,到伙房要了两条面口袋做了个马褡子,不到夜里十点我便去拉骡子。这家伙很倔,赖在那里不动,没办法,折了根树条子狠狠抽了它屁股几下,这才肯跟我走。开始我把缰绳“扛”在肩上,像纤夫一样使劲拉着骡子前行,丝毫不比自己挑着担子省力,直到离开连队一里多路的时候,肩上的缰绳才慢慢松了下来,骡子倔,架不住我比骡子更倔!

          中午牵骡子送饭要轻松得多,它拴在那里遭受马蝇子的攻击,巴不得有人领它出去走动走动,我念它送饭有功,当它贪吃路边青草的时候,就让它吃上几口。中午正是马蝇子猖獗的时候,大大小小的瞎虻不时落到瞎骡子身上,小者有如家蝇,飞来飞去动静不大,大者状似熊蜂,老远就能够听到它舞动翅膀的声音。有的瞎虻双眼眼呈金属色或有虹彩,雄虻的两眼在背面相接,雌虻则两眼分开。(以下图片摘自网络)

《北大荒的动物世界》. 瞎虻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还有有一种虻跟苍蝇长得挺象的,但颜色要比苍蝇漂亮,它的数量不多,但进攻性很强,杀伤力也很强,要是被它叮上一口,能肿起鸡蛋大小的疱来。连里后来的一个转业兵额头被它叮了一下,整个额头肿了起来,眼睛被挤得几乎睁不开,只剩下细细的一道缝。

      还有一种虻长得不像苍蝇和熊蜂,但飞行速度更快,讲究速战速决,常常令人猝不及防。

《北大荒的动物世界》. 瞎虻 - 林家铺子 - 林家铺子      

      瞎的口器似矿工用的钢楔,厚厚的马皮根本不在话下,落在瞎骡子身上,稍作调整,便一针见血,狂嗜起来。它们对一旁细皮嫩肉的我似乎不感兴趣,纷纷直奔瞎骡子而去。

        我不能对我的瞎骡子遭到的攻击无动于衷,反正两只手都闲着,顺手折根带叶子的枝条,驱赶着瞎骡子身上的瞎虻,瞎骡子也挺识趣,并不多停,吃几口路旁野草就走上一段,也不耽误我送饭。

        第二天夜里我去牵瞎骡子的时候,它仍不情愿跟我走,但明显比前一天好,到了第三天,就已经乖乖地跟着我下地了。高兴的时候,我送完饭就骑着骡子回家,不知道瞎骡子是真瞎假瞎,反正我回家的时候几乎不用喊“得儿、驾、沃、鱼”,它就能把我平平安安地驮回家。

        没过两天,我就发现骑没有鞍韂的骡子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屁股疼不说,身上多了些骡子气味,瞎虻也开始喜欢上我了。赶紧把衣服全洗了,从此不再骑骡。

        也就十来天的光景,其他连队的荒地也解冻了,大会战结束,我告别了亲爱的瞎骡子,重新回到机务排,从送夜班饭的改成吃夜班饭的了。

       

       据有关资料显示:雄虻以花蜜、蜜露和植物汁液为食,雌虻吸人和动物的血,为害严重。虻多时一天可从一个宿主身上吸血3盎斯左右。小型虻咬伤一次失血可达40毫克,最大型的虻,如虻属、瘤虻属的某些种类则一次可使动物失血200毫克。一头家畜在一个夏天可能失去100毫升的血。

       麻虻属数量太多时,人、畜只有到夜间虻不活动时才能做农活。东北林区,虻有时能飞快地袭击人类颈部露出部分,啄取大块皮肉而逸去。不仅如此,某些虻还能传播牛羊等家畜的炭疽病。 我国西北的骆驼及南方的牛马的伊氏锥虫病,就是由虻传播了原虫所致。 虻还可传播边虫病、土拉伦斯热等。因此,虻类为重要畜牧业害虫。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